《妙偶天成》

“世子——唔唔——”甄妙的惊叫被堵在了喉咙里。

因为刚睡醒,人还有些迷糊,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人压在她身上干嘛,只拿一双朦朦胧胧的眸子瞪着他,眼中满是疑问。

罗天珵看着这呆呆的表情,就有些想笑,又有些生气。

这女人够笨了,是不是换个男人这样,也会这么呆,这么傻,居然反应不过来他在干嘛!

这样一想,就有些不痛快,用力顶了几下。

甄妙倒抽一口凉气。

痛!

难道,他真拿棍子打她了,那梦是真的?

这么一想,又委屈又气恼,一边挣扎一边拿手推他。

可惜人刚醒,身子是软的,手上也没有力气,这么无力的推着跟瘙痒似的,反倒让身上的人闷哼了一声。

罗天珵把嘴移开,低声压抑地道:“你乱动什么,当心被人听到了!”

“你打我,好疼!”甄妙气得咬着唇。

打她?

罗天珵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若不是这种场合,差点大笑出声,当下支撑着身体,动作轻柔的深入浅出了几下。

这样一来,钝痛的感觉就消失了,反倒传来异样的酥麻。

甄妙理智这才回笼,头往下低了低,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某人一瞬间差点雄风不振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平缓了大笑的冲动,咬牙启齿地道:“甄四,你到底要多后知后觉!”

说完又是一顿。脸上笑意敛去,一字一顿问道:“是不是别的男人这样,你,你也先和人家聊聊家常,才能意识到被占了便宜?”

他几乎是难以自控的,就想到了身下的人在前世和别的男子鱼水之欢的事来。

是不是因为这么蠢,才迷迷糊糊被人骗了?

可是。她却拼死挡在那男人面前,口口声声为了他死也甘心的。

罗天珵知道自己这样想有些无理取闹。可他就是控制不住那股邪火。

只要一想到身下的女人会和别的男子做这种事,还不顾性命的维护别的男人,他就恨不得两个人一起毁灭了算了。

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甄妙猛然就发觉身上的人动作粗鲁起来。几乎是毫不怜惜的鞭笞着她,每一下,都是血淋淋的疼!

“世子,世子——”甄妙这次真的疼哭了。

她从来不知道,这种事会疼成这样,比她昨日破身还要疼!

她想大喊救命,想大力挣扎,可一想到耳房里的阿鸾,却不敢乱来了。

她再笨。再比不上这里的大家闺秀稳重妥帖,基本的脸面还是要的。

只得把哭声压抑在喉咙里,呜呜咽咽的边捶打他边讨饶:“世子。我疼,我真的疼,你停下好不好?”

可是换来的,却是一阵狂风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