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田氏病上加病,可就不像之前那样气苦几日,歇养几日,就能渐渐好起来的了。

这一次来势汹汹,缠绵病榻数日,反倒越发严重了,连着请了三位太医,才算稳定下来。

二房除了同样在病中的三郎,几个儿女都是日夜轮流侍疾,几日下来,别说如花似玉的罗大姑娘失了颜色,就是身为男子的二郎,也是越发清瘦。

到底是近二十年的夫妻,罗二老爷见老妻病倒,也不是没有半点愧疚之心,就狠了心不去那西跨院,除了在外书房歇着,就是来正院看田氏。

这样一来,不提罗知雅因为远嫁蛮尾一事生的心结,二郎看向父亲的眼里就带了那么一点暖意。

罗二老爷看着和三郎容貌如出一辙的二郎,也是心生感叹,有些后悔那日下手实在重了些。

虽说世情都讲究慈母严父,棒棍底下出孝子,但大过年的把儿子打得下不来床,往深处究,还是和老子的通房有关,那就实在有些难听了。

等田氏喝了药,罗二老爷去了堂屋,就对二郎道:“虽然你和三郎出生相差不过一刻钟,可你到底是当哥哥的,若是无事,就多去他那里坐坐,也好好教导教导他,平日行事别那么莽撞。”

二郎心里就冷笑一声,暗道父亲真是被美色迷花了眼。

如今除了他这做哥哥的,父母皆还不晓得三郎是早就对那个嫣娘生了情愫,只以为是一场误会。可就算这样,为了杜绝后患,或者防止有心人做文章,都该把那个通房或是乱棍打死扔到乱葬岗去,或是远远发卖了才是正经。

可到现在,嫣娘还好好的呆在西跨院里,足见她在父亲心中的地位了。

“儿子知道了。”二郎面上是一派温和受训的模样。

罗二老爷暗暗满意。

几个儿女里,还是二郎最合他心意。

“老爷,大奶奶来了。”有丫鬟进来禀报。

罗二老爷和二郎对视一眼。

平日里。这个时候他们当然不会出现在内院,也就没了避嫌之说,但现在田氏病着,又是快过年衙门和学院都放假的时候,自是例外了。

“请大奶奶进来。”罗二老爷发话。

不多时,甄妙就进来了。身后跟着阿鸾和青鸽,每人手上都捧着物件。

“二叔,侄媳来看看二婶,今日二婶好些了吗?”甄妙欠身施礼。

说起来也是无奈,田氏一病,管家的事就彻底沾不上手了。统统甩给了甄妙。

好在甄妙不是个死要面子的,她管的那摊子事有不懂的就去请教三婶宋氏和四婶戚氏。一来二去,和两个婶子倒是渐渐熟悉了些。

戚氏也就罢了,毕竟多年没有理过府上的事儿,虽是个通透人,可有的事务上还是生疏的,宋氏却不同。

她本就出身清贵,教养好不提。这聪慧却是一等一的,这些年田氏独把着管家大权。她虽没怎么插手,可冷眼看着,许多事该如何处理都是心里有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