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因都是宗室成员,宴席就设在偏厅里,并没有以屏风等物相隔,只以男女分桌。*

甄妙左手坐了重喜县主,右手坐了初霞郡主,扫视一圈,太子妃和上次寿宴见着的四公主并没有来。

这一次,几位王妃和公主对她的态度就友善多了,频频有人敬酒。

甄妙今日是主角,这敬酒就不好推脱了,可她心里苦啊,论酒量,她虽距“一杯倒”还有点距离,可也没多少抢救的余地了。

还好她们这一桌是果子酒,勉勉强强支撑了一圈,甄妙脸上就升起了红云,眼神也多了几分迷离。

重喜县主就给初霞郡主使了个眼色。

初霞郡主会意,再有人前来敬酒就给挡了。

方柔公主低头吃着菜,眼角余光却不停的扫着另一桌的罗天珵。

见他和左右的人谈笑风生,又时时留意着甄妙这边的动静,有人敬酒就不自觉蹙了眉,见初霞郡主挡酒眉头便舒展开来,心中莫名就酸涩起来。

从他成亲到现在,这还算是头一次近距离相见,他竟是没有多看自己一眼,也不关心自己过得好不好,真的是太讨厌了。

小姑娘懵懵懂懂的,并不知道这酸涩的感觉是什么,可再见了甄妙的笑靥如花,就觉得格外刺眼,于是站了起来,端着白玉杯笑盈盈地道:“佳明姐姐,以前方柔不懂事,惹了姐姐生气,现在向你赔罪了。方柔连干三杯为敬,佳明姐姐要是不恼我了,就请满饮三杯可好?”

甄妙酒意上涌,昏昏沉沉的压根没反应过来方柔公主口中的“佳明姐姐”是喊她,还端坐着不动。

初霞郡主暗暗捣了她一下,没好气地道:“喊你呢!”

方柔公主和甄妙之间的恩怨在场的人都清楚。她这么说了,别人就没立场拦着了。

甄妙看着方柔公主手中硕大的白玉杯,眼睛都瞪圆了。

这要连喝三杯,她铁定要出丑了。

中二病好可怕,中二病的公主更可怕!

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道:“公主年纪还小,饮太多酒不好,我们就喝一杯好了。”

“佳明姐姐莫非是还在生方柔的气?”方柔公主陡然扬起了声音。

谈笑声一滞,人们的目光就都投了过来。

罗天珵收了笑,冷冷清清扫了方柔公主一眼,捏紧了手中杯子没有吭声。

见吸引了众人注意力。方柔公主又转为娇憨的笑:“佳明姐姐要是不生方柔的气了,就和我对饮三杯。”

甄妙眼睛眯了起来,里面有水波在荡漾:“我从来没生过公主的气呢,公主要是这样说,我可是一口酒不敢喝了。”

方柔公主怔了怔,随后笑得更甜:“原来是误会呀,今儿我和佳明姐姐误会解除,更该饮酒相贺呢。”

说着伸出纤细的手腕,把白玉杯举了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