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罗天珵随着往里走,心情就有了几分雀跃,这种心情,就像幼时得了什么好处,找四叔去献宝一样。

这番好心情,就在见了尖叫成一团滚到他脚边的一猫一鸟为止。

后边还跟着一串丫鬟追了过来,见了骤然出现的罗天珵,面面相觑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行礼。

就这么会儿工夫,一猫一鸟就厮打着滚远了。

拿手挥了挥乱飞的鸟毛和猫毛,罗天珵握拳咳嗽了一声,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简直不敢相信,刚刚见到那个身上秃了好几处的刺头猫,竟然是他费了一番心思寻来的那只漂亮优雅的像小狮子一样的异种猫。

为首的丫鬟叫绛珠的,最先冷静下来,福了福身子道:“回世子爷,是锦言和白雪又打起来了。”

“又?”罗天珵抓住了敏感字眼。

绛珠倒是面不改色地道:“自打白雪来了,只要锦言到了出笼子玩耍的时候,它们必定打起来。”

罗天珵隐隐有不详的预感,抱着侥幸心理问:“大奶奶知道吧?”

众丫环齐齐给了个同情的眼神。

性子比较纯真的雀儿就道:“大奶奶当然知道呀,这几日它们打架,毁了大奶奶一身裙子,还有一次抓掉了大奶奶一缕头发……”

很好!

罗天珵风中流泪的进去了。

甄妙正在临帖,听到动静放下了笔,见罗天珵站在那里不说话,连大氅都没脱,只是欲言又止的望着她,倒是有些奇怪,把笔放到一旁起身走过去问道:“这是怎么啦?”

罗天珵叹口气,也不说话,抓起甄妙的手拉着她进了里屋。

“你干嘛呀?”甄妙吓了一跳。

这青天白日的,一见面就把她往里屋拉,任谁都得想歪啊。

果然罗天珵一言不发的开始脱衣裳。

甄妙这可真是怒了,一拍床榻:“罗天珵,你再敢脱!”

可惜她说话赶不上人家速度快,这么会儿工夫,对方上身已经赤条条了。

这还不算完,罗天珵环顾四周,伸手就把放在条案上的鸡毛掸子拿起来了。

甄妙眼都瞪圆了。

怎么着,他还想打人不成?

该不会是又犯病了吧?

甄妙心里打鼓,忙扫了一圈,没发现合适的家伙,就把一个小杌子举了起来。

罗天珵嘴角抽了抽:“皎皎,快放下,小杌子也挺沉的,别砸着脚。”

“你先把鸡毛掸子放下再说!”

罗天珵一怔,随后气乐了:“皎皎,难道你以为我要打你不成?再怎么样,我也不会打媳妇啊。”

甄妙暗暗翻了个白眼。

不打媳妇?那天是谁把她折腾的半死啊!

见甄妙不信任的模样,罗天珵无奈一笑,把鸡毛掸子反手插到后背上的裤腰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