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老夫人看着跪在堂中的罗大姑娘,捂了捂心口问田氏:“元娘把嫣娘屋子砸了?”

甄妙本来做了些小点心给老夫人送来,正陪她说着话,现在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最终一想,反正这情景她就是个打酱油的,想来也无人关注,就悄悄往后挪了挪,顺着老夫人的目光看向跪着的罗知雅。

罗知雅听了老夫人的问话,紧抿着唇一声不吭,面上没有寻常闺秀惹怒了长辈后的忐忑,反而有种解气的畅快。

“都是儿媳的错……”田氏忙揽到自己身上。

老夫人继续问:“没伤着嫣娘吧?”

“没有,元娘向来知书达理,这次实在是为了儿媳才砸了东西,并没有动嫣娘。老夫人,都是儿媳的不是——”

听到没伤着嫣娘,老夫人眼神闪了闪。

甄妙看的嘴角一抽。

老夫人,听到砸的是物件不是嫣娘,您眼底那抹飞快闪过的遗憾是什么情况?

老夫人已经恢复了如常的面色,淡淡道:“大家闺秀,动辄打砸东西像个什么话?那些物件,难道不是拿银子买来的,是大风刮来的?再者说,一个物件也不懂得惹人生气,你就是砸碎了,浪费的也是自个儿的力气。”

罗知雅被老夫人一通话说的满面通红,只觉一口闷气上不来下不去的卡在胸口里,堵得她生疼。

老夫人似乎有些失望。对田氏道:“田氏,元娘转年就要出阁了,二郎和三郎的婚事也要早些定下来。你以后多把心思放在管教儿女上,才是以后的福分。”

“是,儿媳知道了。”田氏倒是有些稀奇女儿做出那番出格的举动,老夫人居然只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心里倒是生出几分可惜。

早知道元娘要是收拾了那小贱人,说不准老夫人也不会追究呢。

想到这里,田氏一个激灵。差点狠拍大腿。

对啊,当时怎么只顾着砸东西。没给那小贱人一个教训呢!

元娘现在这特殊身份,就是老爷,也不敢碰她一个手指头的,她怎么没想到呢!

想也知道这是一锤子的买卖。元娘头一次去找了那小贱人的麻烦,虽说出去不大好听,可到底是对母亲的孝心,但要是再有第二次,就会给人造成粗鲁野蛮的印象了,连她也会有个管教不力的罪名。

一时之间,田氏悔得肠子都青了。

见田氏变了脸色,老夫人知道她回过味儿来了,不由暗叹一声。

田氏出身不高。平日虽一副稳重和善的样子,可真的遇到事上,到底是魄力不够。既想表现的大度温和。又难消愤愤不平,最终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老夫人不由想到了三儿媳宋氏和四儿媳戚氏。

宋氏出身书香门第,平时不显山露水的,可她还记得老三那混小子第一次追着人家小娘子画像,被痛打一顿并索要银子,老三就暴露了身份领着那些人找上了正在宝华楼挑首饰的宋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