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待六皇子和甄妙等人退下,昭丰帝扶着雕龙扶手想要站起来,却又颓然坐了下去。

心腹太监王德海吓得脸色都白了,到底是心理素质过硬,没有惊呼出声,连忙奔过去扶住昭丰帝,颤巍巍地问道:“皇上?”

昭丰帝瞥王德海一眼,还算满意他的反应,说话有些费力:“去传张仲寒,记着,太后和皇后那边,都不得泄露!”

“是,奴婢晓得。”王德海悄悄退出去寻张院判去了,心却像跌进了冰窟窿似的。

皇上这身体,看样子已是强弩之末,万一有个好歹——

他打了个寒战,不敢再往深处想。

宫中风雨飘摇,甄妙因为陪着小皇孙景哥儿,却是半点不知的,只是心里一直惦记着国公府那边。

她当日没依着罗天珵的话行事,后来果然引了这么多麻烦上身,至今困在宫里回不去,也不知道他那边如何了。

“母妃——”一个细弱的声音响起,一只小手从后面伸出揪住了她的衣袖。

甄妙深吸一口气,才忍住了以头撞墙的冲动,缓缓转过身子,露出个温和的笑:“景哥儿,你可以叫我佳明姑姑。”

“母妃——”景哥儿仰着头,语气坚定。

甄妙抚了抚额头,心塞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拿鸡腿砸刺客,六皇子那混蛋笑话她笨不说。还引起了昭丰帝的疑心。

甄妙又不傻,只是因为景哥儿的事,也没必要一直把她留在这。这是变相软禁的意思。

这些也就忍了,可是她莫名其妙多出个儿子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看着景哥儿胆怯的样子,甄妙又不忍说什么,只用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脸,对前来问诊的邢太医问道:“邢太医,怎么小皇孙认不清人了?”

邢太医看景哥儿一眼。低叹一声,道:“想来是小皇孙亲眼见着王妃死得惨烈。年纪小受不住打击,就强行改了自己的记忆,把您当成王妃了。”

甄妙心一软,等邢太医走了。抱着景哥儿放到榻上,哄他入睡。

“母妃,我要听小曲儿。”

甄妙嘴角僵了僵。

这个真不能忍了,她一开口唱歌就跑调儿,到时候把这孩子吓得心智失常了,谁负责啊!

“母妃,您以前每晚都给我唱小曲儿的。”小孩子格外敏感,甄妙这一迟疑,泪珠儿立马就滚落下来。

豆大的泪珠砸在甄妙手背上。于是她又忍了。

唱就唱吧,反正一个小毛头,知道什么跑调不跑调啊。顶多以为她唱的有特色。

甄妙拍着璋哥儿的背,开口轻唱:“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呀,蛐蛐儿叫铮铮……”

景哥儿哇一声哭了,抽泣道:“母妃。景哥儿怕——”

甄妙咬了咬牙,换一首:“小摇床。轻轻晃,小星星,挂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