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谁没长眼睛啊?”三郎刚从田氏那里出来,见田氏一脸病容精神不济,再想想父亲近来行事越发糊涂了,偏偏做儿子的还不能多说一个字,心里正憋闷着,这一撞就撞出了火气来。

可当他定睛望去时,人一下子就怔住了。

那女子穿的是素雅至极的青色裙袄,只一对米粒大小的粉珠耳坠因为身形不稳,俏皮的击打着洁白如玉的面颊,让面前这清灵若仙的人多了一丝烟火气。

彼时天色将晚,夕阳已坠,只有红霞还留恋的染了半片天空,让这寒冬腊月的天多了一份朦胧的透亮。

青衣乌发,肤白若雪,衬着暗沉浓重的晚霞,周身似乎都萦绕着流光。

三郎就觉得像做梦似的,张口问了句:“你,你是人是妖?”

短短的对视后,青衣女再也没看三郎一眼,低着头就往前面跑。

三郎自幼爱好武艺,身手自然是不错的,这一刻他什么都忘了,鬼使神差的伸了手把那女子皓腕抓住,再次问了一遍:“你是人是妖?”

青衣女子望着三郎,原本就发红的眼圈越发深刻,纤长的睫毛只是那么一眨,一串清泪就滚落下来,倒是比那乱颤的粉珠还要惹眼了。

三郎如遭电击,盯着那串清泪失神。

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青衣女子已经挣脱了他的手,匆匆远去了。

直到人影都消失无痕了,徒留冷香环绕。三郎才回过神来,匆匆拔脚追去却再也寻不到佳人踪迹了。

不知为何,向来没有在意过男女之事,屋里甚至连个通房还没有的三郎头一次觉得心头空空的,怅然的返回了两人相撞的地方。

他站在那里久久未动,天很快就彻底黑下来,风冷飕飕的往脖子里钻,饶是穿了厚实的衣裳,还是有些受不住了。

“她到底是人还是妖?”三郎喃喃自语。“一定是妖精化成的,不然怎么会如此美丽呢。”

三郎抬脚欲走,目光不经意的从某处划过,隐隐约约一个白色物件在晃动,不由俯下身捡了起来,借着清冷的月光才看出是一方洁白的帕子。只在角落里绣了半朵梅花。

三郎魔障般把帕子放到鼻端嗅了嗅,然后仔细折好塞进怀中心口处,这才回了前院住处。

接下来几日三郎就有些魂不守舍,身为孪生兄弟的二郎自然是察觉了,寻了个恰当的机会开口问道:“三弟,你这几天是怎么了?”

三郎自小性子直。有事从没瞒着这位孪生哥哥,闻言只是犹豫了一下。就试探地问道:“二哥,你相信这世上有精怪吗?”

二郎皱了眉:“三弟,子不语怪力乱神,你这都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自小朝夕相处的兄弟,自然没有什么好见外的,三郎听二郎这么说,顿时急了:“二哥。我真的见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