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为什么抱你的不是父王啊?

啊?

甄妙发现正抱着她的某人,脸黑的都冒烟了。

罗天珵艰难的转了头,一字一顿:“小子,你再说一遍?”

景哥儿瞅了罗天珵一眼,猛地就扑到甄妙身上去了,因为甄妙还在罗天珵怀里,小身子就一拱一拱的把罗天珵往旁边挤,抽泣道:“母妃,他凶我,他凶我,你快让他走,我要父王——”

甄妙咬了咬牙,豁出去哄道:“乖,他就是你父王。”

“什么?”罗天珵差点没坐稳。

甄妙甩过去个白眼,低声道:“不然呢,让别人都听见我是他母妃,你不是他父王,然后你抱着我?”

“他才不是呢!”景哥儿用一种“你真蠢”的眼神看着甄妙,“母妃,你怎么连父王都认不出来了?是不是这个坏人要拍花子把你拍了去?”

甄妙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罗天珵幸灾乐祸的冷哼:“你以为他是三岁孩子?”

深吸一口气,甄妙问景哥儿:“景哥儿,你多大了?”

“五岁。”景哥儿皱皱眉,“母妃,说过多少次,我早不是三岁的孩子了。”

说着瞥罗天珵一眼,怎么连这坏人都知道的事儿,母妃还问?

罗天珵居然还流露出一副“看吧,我说的没错吧”的嘴脸,甄妙被这一大一小弄的脑仁儿疼,连揉太阳穴。

景哥儿站了起来,胖嘟嘟的脸凑到甄妙跟前:“母妃,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

景哥儿呼呼吹着,一脸的认真,甄妙都能闻到小孩子那种特有的奶香味,又娇又嫩,吹的人心都软了。

她忽然就怜惜起这孩子来,伸了手把景哥儿揽住,柔声道:“景哥儿真乖,我不疼了。”

心中却在想,日后这孩子明白过来,没娘的日子该多难过啊。

她甚至有些惊讶,像这种娇养的小皇孙竟然能这么懂事,知道体贴自己的母亲。

还是说,小孩子在自己的母亲面前都是这么可爱的吗?

甄妙偷偷瞥罗天珵一眼,晃过一个念头。

将来他们的娃娃,也会像景哥儿这样可爱吧,她希望能生个胖儿子。

“母妃不疼啦?”景哥儿捧着小手,“那您还给我唱小曲儿吧。”

甄妙身子晃了晃。

“母妃——”景哥儿可怜巴巴的拉着她的衣袖。

“景哥儿乖,要到晚上睡觉时才能唱,你想想,以前是不是这样的?”

景哥儿想了想,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这才安静下来。

罗天珵抿了抿唇。

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竟被一个小孩子吃的死死的,哼,早知如此,还不如和他生个孩子出来。

想到这有些意动,可再一想甄妙宫寒的毛病,又有些懊恼。

现在别说孩子了,连同房都还不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