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听了叹口气,再想起被发落的小蝉,就有些可惜了。

罗天珵劝解了几句,不动声色的带着绛珠走了。

清风堂一下子少了个丫鬟,众人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却犯着嘀咕,尤其是紫苏,这一日终于忍不住跪了下来请罪:“大奶奶,请您责罚婢子吧。”

此时屋里还有白芍和百灵两个伺候着,甄妙示意百灵去把紫苏扶起来,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更何况世子动用了暗卫才查出了绛珠的不妥,这事倒怪不得你。”

紫苏一脸羞愧:“可若不是当初婢子把绛珠挑出来,也不会有这些事了。”

甄妙坦然一笑:“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以绛珠的容貌才能,既然当初混进了沉香苑,脱颖而出那是早晚的事,那个提拔之人就算不是紫苏,也可能是白芍,甚或是她自己。

所以说查出了绛珠心怀不轨,她虽惊讶恼怒,可伤心竟是不多的,仔细想来,却是因为那绛珠虽优秀非凡,不知怎的自打开始就不大合她眼缘。对一个人既然没用心,那自然就谈不上伤心了。

甄妙嫣然一笑:“快起来吧,紫苏若是觉得对不住我,以后更加用心做事就是了,可不能配了人就女生外向了。”

一番话把紫苏臊得通红,却一句话都不好意思说了。

甄妙环视几人一眼,道:“其实我还庆幸那人不是你们中的一个呢,早日查出来,倒是好事了。”

紫苏三人俱是心中一暖。

尤其是白芍自打破相后,想通透许多,觉得她这位主子实在有寻常女子不能及的妙处。

旁人遇到这种事,想的是遭到背叛的伤心愤怒,主子看的却是好的一面,心宽洒脱,难怪福泽深厚。

“大奶奶,绛珠既然走了,空出的缺儿还是早点补上的好,省得都惦记着,人心浮动。”白芍提醒道。

甄妙点点头,想了想道:“对了,百灵,那日遇到的负责扫洒的小丫头叫什么名儿,她倒是口齿伶俐。”

百灵忙道:“婢子后来问过了,叫木枝。”

“就她吧。”

“大奶奶,是不是要多探查一下?”因为绛珠的事,百灵有些不放心。

甄妙一笑:“无妨,她们那一批,是后来世子选进来的。”

自此,那叫木枝的扫洒丫头就成了清风堂的三等丫头,专门照料起锦言和白雪来。

今年的年味比往年淡,除了相当亲近的匆匆拜会一番,其余都不大怎么走动,怕歌舞升平的刺了上面的眼,于是几日来国公府还算平静,罗天珵那边却查出点有意思的事来。

那绛珠,不但查出和月夷族有点联系,竟还同时是罗二老爷早在甄妙还没进门时,就买通了的。

看着这结果,罗天珵也有些哭笑不得,真不知道他二叔哪来的运气,安插的内奸是被目前隐隐窥见了冰山一角的势力精心培育的细作,这也算花了萝卜的钱买了棵人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