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这话一出,满室皆静,是那种让人觉得荒唐、尴尬,从而找不到自己声音的寂静。

特别是甄冰、甄玉两姐妹,对视一眼,眼神都很茫然。

棺材铺?那到底是神马东西?

竟然——能和亲事扯上联系?

“不可能,我要去问个清楚!”温雅琦一声尖叫,打破了满室沉寂,随后拔腿就向门口跑去,把甄妙撞了一个趔趄。

“四表妹——”甄妙忍了疼,抬脚去追。

身后传来老夫人的声音:“妙丫头,让你表妹去。”

问了,就该死心了。

“温氏,雅琦是你娘家侄女,虽住在咱们府里,我也不好越过你去插手她的婚事。可今日那棺材铺的二少爷登门求亲,竟是嚷的满大街都知道昨晚灯会上二人私定终身的事了。事情闹成这样,就不是你那一房的事情了。”老夫人沉声道。

温氏满面羞惭:“儿媳知道,都是儿媳疏于教导,才闹出这样的事来。”

温氏又冲蒋氏欠身:“大嫂,给您添麻烦了。”

接着对李氏道:“二嫂,对不住了。”

蒋氏作为当家主母,府上发生这样的事,多少是有些没脸的,心中虽恼,可温氏三个儿女都是有出息的,涵哥儿还小,日后总有需要兄姐们帮扶的时候,又怎么会给温氏难堪,当下就道:“都是一家人,三弟妹别说这种话,当务之急是把这事好好解决了。”

李氏抚了抚鬓发,心中还道今日温氏还算靠谱,赔罪说好话没忘了她,可随后就惊住了。

我的个亲娘,府上的姑娘,就她那两个还没出阁。静儿一直没寻到合适的,到底还是先让玉儿和王阁老家的公子定了亲。

虽说妹妹定在了姐姐前面不合规矩,因为是双生子。倒也说得过去。

可出了这趟子事,满京城的议论起来,定要把建安伯府挂在口头上,静儿的名声还是被那个小骚蹄子连累了!

想到这里,李氏整个人都不好了,变了脸色哭道:“老夫人。您可得给静儿做主啊。我可怜的静儿要被那小骚蹄子连累死了!”

“二嫂——”温氏一脸难堪,那句“小骚蹄子”就像好大一个耳光抡在了她脸上,又羞又疼。

李氏摆手:“别。别道歉,道歉若是有用,还要这些规矩礼法作甚?老夫人,像表姑娘那样走路都恨不得叉开腿勾男人的,您还不赶紧的把她送回去,让她老子娘操心去!”

“娘!”甄冰和甄玉臊的满脸通红,跺着脚喊了一声。

老夫人气得发抖:“够了。李氏,你还嫌不够乱吗?当着女儿的面,瞧瞧你说的是什么话!”

李氏见老夫人震怒,两个女儿羞愤,自知失言,忿忿闭了嘴。

“祖母。您别着急。再大的事总有解决的法子。”甄妙怕老人家气出个好歹来,忙过去替她拍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