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这一声“我心疼”说出来,罗天珵心甜的像浸在了蜜水里,其中美妙,竟是两辈子未曾体会过的。

忍不住哄她多说几句,低了头含了那小巧耳垂亲了亲道:“你心疼谁,是那墨言表哥,还是劳什子蒋表哥呢?”

甄妙这才回过味来,不可思议地道:“瑾明,你这吃的哪门子干醋啊?”

“怎么是干醋,你不是还惦着和你那墨言表哥一起吃火锅吗?还有那蒋表哥,他瘦不瘦的,和你有什么干系?”

说到这里,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他这些日子忙的脚不沾地,又记挂着她,衣裳早就宽松了不少,却不见她主动问过一句呢。

本来甄妙和蒋宸意外在竹林见了一面,自觉是光风霁月的,可被他这么一说,倒还真觉得自己对夫君的关切不够了。

甄妙一时有些语塞。

这姑娘在男女之事上也是个棒槌,要是换了会哄人的,别说对蒋宸真没别的意思,就是二人有些过往,被自个儿那男人这么酸酸问着,也会立刻否认了再说上些甜蜜的话来。

偏偏她在这方面实在,先前听温氏说蒋宸病了,本就有些关切,再见了清减了不少的蒋宸,那关心确实是实实在在的,被罗天珵这么一问,竟是无言以对了。

罗天珵说这些话,一是借机表示不满,二来也是想多听她说些让他窝心的话。没成想她还真的迟疑上了。

这下可真把某人醋坛子打翻了,当下冷笑一声推开甄妙,往后退了退道:“皎皎。你既然这么惦念,回头我就请他们喝酒,让你多看几眼好放心!”

那竹林的情景原本只是刺眼,让他心里不大痛快,现在是真正的刺心了。

温墨言也就罢了,对蒋宸,罗天珵是真正的在意起来。

甄静这计策虽简单。却再有效不过。

这世上但凡男人,都忍不得这个。

罗世子平日看来冷冷清清的。见了那场景,说不准就默默记在了心里,时间久了自然是一桩解不开的心事,这是最好的。

退一步。他即便对甄妙说了,若是那二人真有什么,甄妙应答之间显露了痕迹,那他们的夫妻情分就到头了,若是没有什么,哪个女子听了这话不气的,夫妻拌了嘴,同样伤情分。

甄静借着温雅琦使了这一招,也没想着立刻见效。存的是看长久热闹的心思。

她却没想到外人眼里矜贵冷清的罗世子,早从醋坛子进化成了醋缸。

他们夫妻有了那番交心,早就不同于寻常夫妇。连家门还没到,罗天珵就把心里的不满抖了出来。

夫妻之间,最怕的不是吵闹误会,怕的是你心里存个事,我心里存个事,存来存去存成了疙瘩。时日久了那疙瘩化成了脓疮,一碰就疼。形成的初衷却忘了,只有那留下的疤痕刺痛人心,淡了夫妻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