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温雅琦瞧了瞧屋内的人,一言不发,拔腿就跑。

因为是丑事,在场的除了老夫人的心腹王嬷嬷,并没有其他下人,见温雅琦又跑了,养尊处优的贵妇人们肯定是干瞪眼了,只有甄妙还算利落,猛地站起来追出去了。

追到外面喊上了留在耳房的百灵和青鸽:“青鸽,你脚步快,去把表小姐追回来!”

“嗳。”青鸽应了一声拔腿就跑,明明身体滚圆滚圆的,双腿却有力,甩开步子跑得极快,没过多久就赶上了温雅琦,直接把她抗在肩头返了回来,到了甄妙跟前倒栽葱似的把她往地上一戳。

甄妙脸上毫无笑意:“四表妹,你这次又想去哪里?”

温雅琦头脑从没这么清明过,知道不说明白过不去甄妙这一关,反而镇定下来:“二表姐,我要去找甄静那个贱人问一问。”

“甄静?”

“是,二表姐,我这次昏了头,都是她害的!”

甄妙冷眼打量着温雅琦,见她双眼圆睁,有种疯狂过后的清醒,心底却升不起一点同情。

“四表妹,有句话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话糙理不糙,到现在,你还觉得都是别人的问题吗?”

温雅琦不可置信的望着甄妙:“二表姐,你不信我的话,觉得她没错?”

甄妙叹气:“她是她,你是你,这是两码事。”

温雅琦眼泪刷的涌出来,却倔强的咬着唇没有哭出声,抖着身子道:“我知道我错了,错的无可挽回。二表姐,算我求你,让我去问一问她,问过了,我就死心了!”

“死心?”

“是,不然那口气闷在我心里,我不甘心!”

甄妙头疼的揉揉太阳穴,终于点头:“好,我和你一起去。”

她也要看看,甄静到底要怎么样!

耽误了这会儿工夫,甄冰姐妹二人也赶了过来,见甄妙带着温雅琦去找甄静,忙跟了上去。

谢烟阁,已经见了春色,台阶一侧摆了十数盆茶花,花开正秾。

甄静穿了一袭曳地的白底绿萼梅织锦银丝披风,正形容优雅的赏着花,倒衬得人比花清艳。

听到动静她直了身子,漫不经心的往那边瞥了一眼,嘴角就挂了浅笑:“怎么今日倒是热闹,几位妹妹都来了?”

温雅琦冲过去:“甄静,今**说清楚,是不是你害我?”

两个婆子拦在温雅琦身前:“表姑娘请留步,静主子怀了身孕,身子金贵,冲撞了就不好了。”

温雅琦被拦住不得近前,生生呕了一口血,怒骂道:“我就知道是你这贱人害我!”

甄静漫不经心的弹了弹指甲,似笑非笑道:“表姑娘这话说的欠妥,你口口声声说我害你,总要说出个章程来,不然平白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可是不依的。”

“是你,是你说和六皇子在七夕女儿会上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