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自缢了?可救回来了?”

百灵见甄妙眼神不对,有些担忧,但还是如实说了:“没有,说是发现时身子都僵了。”

甄妙瞬间浑身冰冷,脸上血色褪得一干二净,随后又涨红了脸。

她心中又气又恨,还有一点说不清的悲哀。

气的是温雅琦半点不考虑别人的处境,这么一死生生造成了最难的局面,哀的是那到底是个才刚刚十五岁的小姑娘,就如我们平时讨厌一个人,或许不愿意和他说话,不愿意见到他,甚至跟他对着来,可要说希望他死,却没有的。

“去建安伯府!”甄妙把那未看完的信收入衣袖,快步走了出去。

到了外头喊来半夏:“半夏,你去衙署对世子说,伯府住着的表姑娘没了。”

“嗳。”半夏忙去牵马。

甄妙重新上了马车,紫苏和青黛一左一右陪着。

“大奶奶,您且宽心,一切等到了伯府再说。”见甄妙双手无意识揪着坐下锦垫,手背青筋都凸了出来,紫苏就劝道。

甄妙苦笑:“我就是担心母亲。”

她都不敢想现在温氏怎么样了。

任谁娘家侄女在自个儿这住着,结果上吊死了,哪怕与娘家不亲近的,里子面子也丢得一干二净,羞于见人了,更何况温氏对温雅琦是真心疼爱的。

甄妙掀起车帘,催促:“快一些。”

车夫听了,把马鞭高高扬起抽在骏马身上,马车奔驰起来。

不远处两个骑马的人勒住缰绳。

一个身穿赭衣的青年面带不满:“谁家如此猖狂,马车行的这么快,也不怕撞伤了人,还让六皇子您给让路。”

六皇子眼中闪过深思。

一般来说。男子出行都是骑马,乘车的皆是妇孺。

那马车上的标志他隐约瞧着像是镇国公府的,怎么急匆匆往那个方向去了。

六皇子放荡不羁的名声虽在外。实则是个聪慧多思的,看着马车行去的方向,再把镇国公府可能出门的女眷背景一想,顿时猜出来车中人的身份。

竟然是佳明,她急着回娘家作甚?

此时的六皇子,自然还不知道伯府一个寄居的表姑娘闹出来的那点事。却鬼使神差的生出了探究的念头。

“无伤。你先回去吧,我去一趟建安伯府。”

“建安伯府?”远威侯世子萧无伤骤然想到了什么,笑得格外欠揍。“六皇子,您这是想小嫂子了吧?”

远威侯府根基深厚,是不逊于镇国公府的勋贵之家,要真的说起来,无依无靠的皇子还不见得比得上侯府的世子得意。

也不知为何,萧无伤自幼就和六皇子投脾气,自告奋勇当了他的伴读。不知让多少皇子及背后的人扼腕。

也因此,六皇子历来不把萧无伤当纯粹的伴读看,私下里二人倒是兄弟般的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