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牛嬷嬷要说什么?”甄妙面上笑盈盈地问。

牛嬷嬷心里更是不满,沉着脸道:“小皇孙金尊玉贵,我们看护不周,竟是被一只猫抓伤了。老奴不敢欺瞒,已经派人回府禀告三皇子了,还望县主到时候替奴才们求求情,留我们一条命在。”

牛嬷嬷这话明着是请求,其实是堵心甄妙的。

小皇孙住在清风堂,然后被清风堂养的猫抓伤了,牛嬷嬷等人固然脱不了责罚,可要说起来,更该罚的显然是清风堂的人。

没想到甄妙点了点头道:“牛嬷嬷放心,等我把事情问清楚了,三皇子若是责罚下来,我定会对他说明白的。”

牛嬷嬷暗暗抽了抽嘴角,道:“小皇孙还要在贵府住一段时日,依老奴看来,那只白猫是万万不能留了。”

容娘子跟着说了句:“还有那只八哥,奴婢瞧着一双爪子更是锋利,这也万万留不得!”

甄妙顿时收了笑容,清冷冷扫二人一眼,缓缓道:“我竟是不知,牛嬷嬷和容娘子能做清风堂的主了!”

她粉面带煞,说的毫不留情面,这么由笑意盈盈忽然转为严霜满面,极大的反差倒真是把牛嬷嬷等人镇住了。

牛嬷嬷暗暗心惊,她冷眼瞧着这位县主天真烂漫,是个面慈心软的娇憨性子,却没想到翻起脸来也这么厉害。

思及此,顿时懊悔。

她一个奴才,真把佳明县主得罪狠了,三皇子还能为她出头不成?

更何况佳明县主说的话字字诛心,真是要了她和容娘子的命了!

这么一想,态度顿时软了下来:“县主说这话可是折煞老奴了。老奴一个奴才,哪有这种胆子,只是替小皇孙担心罢了。”

容娘子见状,心里呕了一口气,面上却不敢流露,跟着赔罪。

甄妙脸色还是难看的。

那白猫是世子送她的且不说,锦言一直陪着她,对她的意义早就不比一只寻常的八哥了,甚至把它当成了一个贴心的朋友也不为过,这么两个奴才,上下嘴皮一翻,就想要了锦言的命去,她怎么能不恼。

她这平白无故的多了个小皇孙伺候,没想过好处,可也不能反惹了一身骚吧!

当下抿了抿唇道:“要说起来,我这也没有养孩子的经验,小皇孙又金贵,等下三皇子府来了人,不如就护着小皇孙回去吧,到时候我再向三皇子赔罪。”

这话一说出口,景哥儿先不干了,嘴一撇大哭起来:“母妃,景哥儿都听您的话喊您姑姑了,您怎么还要景哥儿走!”

说着下了床,蹬蹬蹬跑到牛嬷嬷跟前,抬起腿照着她就踹了一脚。

别看是五岁的孩子,使足了力气劲头也是不小的,牛嬷嬷哎呦一声坐在地上,脸色那个灰败。

甄妙走过去,抱起景哥儿交给阿鸾,带着他转回了厅里,留下牛嬷嬷等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