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六皇子先离去后,罗天珵又陪甄妙坐了坐。

她这才有空掏出那叠纸细看。

纸上记录了长亭棺材铺那户人家的大小事宜。

看完后,甄妙把信纸压在裙面上,半天无言。

那长亭棺材铺一家,是从旁处移居京城的,人口倒是简单,因为老子手艺扎实,打磨出来的棺材极好,兼之媳妇是个手巧的,扎出的纸车纸马、金山银山等活灵活现,生意很是红火。

那二少爷觉得一个月有十两银子收入很得意,其实是实在话,寻常人家一年花销也不过就是这个数了。

这样的人家,是不愁娶媳妇的,只是二儿子眼睛有点毛病,偏偏眼光又高,一来二去就耽误下来。

元宵灯会遇到温雅琦那事,是个经常走街串巷的大姑上门说的,用她的话说,就是掐指一算,二少爷的姻缘到了,灯会上将会遇到个什么样的女子,然后神神秘秘的指点了一番,才引出后面的事来。

“这都是那个大姑交代的,问她是何人指使的,她也说不清楚,只说是一日醒来,发现大门口塞进来一个包裹,里面包了五十两银子和一张纸条,并警告说若不照做,再塞进来的就不是银子了。那大姑见既有银子赚,若不照办还有性命之忧,就乖乖照做了。”罗天珵解释道。

甄妙低头盯着鸦青色综裙上朵朵白梅,问:“找不出证据是她做的么?”

罗天珵就伸出手碰了碰她鸦青的发:“傻瓜,有证据又如何呢,我们心知肚明就好了。”

甄妙豁然抬头:“若是有证据,就可以交给——”

见罗天珵神色平静,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

是啊,有证据又如何。真要交给六皇子,恐怕还不如她之前拿不出证据时的肆意指责来得好。

别说是皇子,任是什么人。都不会高兴有人探查自己身边的事。

一个红漆匣子在面前晃了晃。

“这是——”

罗天珵笑着打开,里面平铺着一个个螺旋状金黄色的酥皮点心,他拿了一个递给甄妙:“五味斋新出的油酥鲍螺。”

甄妙接过来吃了一口,味道鲜美,入口即化,是难得的美味。

她眼睛立时就亮起来:“我曾派青鸽去买过好几次的。都没买到呢。听说一个月才做出几盒来卖,是难得的稀罕物。”

“你喜欢吃,怎么不早说?”

甄妙又吃了一个。笑眯眯道:“回头研究一下如何做的。”

这油酥鲍螺之所以稀奇珍贵,大受追捧,其实和大周懂得炼制乳酪的人不多,鲜少用乳酪做点心有关,这对甄妙来说却不难。

她拿起一个递给罗天珵:“你也吃。”

罗天珵瞧着那散发着奶香味的点心,就着甄妙的手,低头咬了一口。

“不错。”他虽这么说。吃了一个却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