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擦擦吧,这里风大,你哭肿了眼,回去又怎么说?”远山抽出一方手绢,递给雪雁。

雪雁见那是上好的丝帕,捏着好一会儿,才道:“在清风堂到底好些,这样的帕子,等闲我是用不到的。”

远山冷笑:“你说这种酸话作甚?谁不知你现在跟了二老爷了。”

提到这个,雪雁抿了唇,泪珠滚了出来:“远山,咱们是一批的,我也不怕你笑话。有那个嫣娘在,二老爷又何曾多看我一眼,白白破了我的身子,就丢到一旁了……”

她这话触动了远山的心事。

旁人或许不知道,自打大奶奶进了门,不,自打世子爷和大奶奶订了亲,除了被发卖的绮月有过宠,她们三个再也没近过世子爷的身!

当然在吃穿用度上,并没有人亏待她们,因为是清风堂的人,用的东西比别处总要好上几分。

饶是如此,远山心里依然痛苦难言。

她还是如花的年纪,相貌又是顶好的,曾经世子也常常要她红袖添香,最情浓的时候,一夜要个几次也是有的,谁知这两年,忽然就丢到一旁了。

远山想不明白,就算大奶奶容貌好,性子好,世子爷稀罕大奶奶,可大奶奶小日子的时候总不能伺候世子爷吧,这都一年多了,怎么就不见世子爷去西跨院呢?

大奶奶……

远山默念着这三个字,心中一阵阵发苦,恨恨想到,好一个好性子的大奶奶,她要真是个好的。又怎么会把世子爷牢牢抓着不放,一点当家主母的大度都没有!

“远山——”见她迟迟不语,雪雁喊了一声。

远山只觉得刺耳,冷笑道:“别喊我远山,大奶奶给我改了名儿叫沉鱼呢!”

想当初她们五个,岫风、静水、绮月、垂星、远山,多么雅致的名儿。还是世子爷亲自取的。岫风死得早不说,大奶奶一来,就把她们四个改成了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样俗气的名儿。可见是个见不得人好的!

雪雁怔了一下,忽然苦笑道:“沉鱼倒是和我这雪雁,挺配的呢。”

远山也沉默下来。

这一刻,当了通房的二人。有了点同病相怜的意味。

二人在花棚里一站一坐,紫藤已经爬满了花棚。虽还没有开花,却已经结了花蕾,隐隐能闻到香气,缠缠绕绕的把还有些料峭的风挡在了外面。阳光透过缝隙投进来。像是被筛过一般,落下支离破碎的斑驳光影,随着风吹藤动。那光影也跟着流动着。

“远山,我跟你说句心里话。当不受宠的通房太苦了,你总是比我强的。”

远山嗤笑一声:“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比你强的?”

雪雁心中微讽。

远山还是那样的性子,小心眼,爱拔尖,说话夹枪带棒,不过这样的人,其实心思最少,也最易受蛊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