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不知怎的,罗天珵在身边,甄妙就来了睡意,她很自然的躺在他怀里,眼睛已经睁不开时,迷迷糊糊地问:“今晚不走了吧?”

罗天珵失笑:“不走了。”

他先是兴致冲冲赶来见她,接着喝了一缸子的醋,此刻她温顺的窝在他怀里,竟也觉得困顿了。

他搂着她,那若有若无的香气连绵不绝的往鼻子里钻,香甜美妙,令人安心。

他按了按肚子,心中奇怪,似乎是饿了?

“皎皎,你身上是什么味儿?”此时甄妙脱得只剩了中衣,颇为宽松,罗天珵闭着眼,倒是熟练的把她肩头衣裳蹭开,嗅着她的味道。

甄妙已经是半睡半醒,抡起爪子拍在他头顶上:“别闹!”

她不是那么清醒,声音就比平常多了慵懒,那尾音也没平日清澈,还带了那么几分娇憨,直挠的罗天珵心跳了跳,再忍不住,凑在她雪白的肩头亲吻起来。

甄妙浑然不觉,只是有些不舒坦,伸手推了推,见推不动,果断放弃了,竟还记得断断续续回答:“我……我白日做了香橙果子露,里面放了牛乳和蜂蜜……这几日累了,今晚就偷懒,没洗澡……”

她说完翻了个身,彻底安静了。

身侧的罗天珵却睡不着了。

二人自打成亲到现在,只同房过那么两回,现在甄妙心里有了他,就是偶尔闹别扭,都流动着夫妻间特有的甜蜜,他就是个圣人,也不可能一直忍着。

特别是那果香、奶香混着她的体香。撩的他异常难受。

他轻轻咬在她肩头,手伸过去,捏住那团柔软。

甄妙经过前半夜的事儿,此时倒是困极了,已经睡得很沉。

他揉捏了一会儿发现她没察觉,竟有了一种偷偷做坏事的感觉,这感觉一生。反而更停不下来了。

另一只空着的手不过三两下。把那素色亵裤轻轻褪下,然后与她贴得更近了。

不一会儿纱帐轻微的晃动起来,伴随着压抑的低喘。

睡在外间的青黛。奈何听力太好,恨不得自插双耳,尴尬地连翻身都不敢,生怕世子爷知道她没睡着。

忽然外面喧哗声起:“不好啦。后罩房走水了!”紧接着就是杂乱的脚步声。

甄妙蹙着眉,觉得自己做的梦越来越离奇。先是莫名出现在一只小舟上,河面太宽阔,一个浪头接一个浪头的打来,她随着小舟摇晃。都有些眩晕了,忽然那河面又燃起了火,火就浮动在河面上。向她这边蔓延。

罗天珵听到后罩房走水,只停了一下。就又轻轻去亲她皱起的眉头。

眼看大火要烧过来,甄妙一下子吓醒了,猛地坐了起来,就听到一声闷哼。

她还有几分恍惚,眨了眨眼才清醒一些,听到那痛苦的闷哼,下意识地问:“怎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