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前世是个半吊子驴友,像这些急救知识都是参加过一些短期培训的,虽说这真正的用上还是头一次,但实施起来还像模像样的。

可落在旁人眼里,正如太子妃说的,佳明县主这是疯魔了吧?

大庭广众之下,口对口的亲太孙,那双手还在太孙胸前来回摸着占便宜,难道是被太孙的死刺激的?

太子妃见众人都被甄妙的举动骇住,一动不动,她干脆直接过去推甄妙,边推边道:“你们都是死人吗,快点把佳明县主拉开!”

救人本来就是争分夺秒的事,甄妙又不是熟练工,又要给太孙渡气,又要按压心脏,本来就手忙脚乱的,一根神经绷得极紧,偏偏太子妃还过来拉扯,她根本来不及想,身体就比脑子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她伸出脚,直接把聒噪的太子妃踢飞了。

于是那些本来要围上来把她拉开的下人们再次愣住。

太子妃摔在地上,头上那支素银簪就掉了,顿时披头散发。

久居高位,时刻以贵妇表率要求自己,太子妃早已习惯了在人前保持优雅的形象,这么狼狈的模样还从没有过,她同样是口比脑子快的喊了出来:“韩嬷嬷,快给我梳发!”

众人听了这话,都觉得有些怪怪的,可看着披头散发的太子妃,究竟哪里奇怪却说不出来了。

太子妃自知失言,沉了脸色道:“去把佳明县主拉开!”

甄妙早已累得满头大汗,见下人们围上来,再也忍不住了,怒斥道:“都滚远点。你们都围过来气息不流畅,还要不要太孙活命了?”

她说着怒视着太子妃,冷笑道:“太子妃也真奇怪,太孙这样了,不赶紧吩咐人传御医,却非要拦着我施救,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孙不是您儿子呢!”

“你不要胡说!”太子妃脸色顿变。厉声道。

她强压下心虚。可心还在快速跳着,吩咐了人去传太医,然后厉声道:“佳明县主这是在施救吗。本宫看是在谋害皇嗣吧?你立刻给本宫离太孙远一点儿!”

那些下人们都被甄妙的发飙给震住,太子妃慌乱间竟忘了再催促她们,反而直接过去拉甄妙。

甄妙一抬脚,又把太子妃踹飞了。

这一次太子妃脑袋正巧磕在一块石子上。眼一翻昏过去了。

“天啊,佳明县主把太子妃踹死了!”那些下人们终于反应过来。一部分人去救治太子妃,一部分人欲要把甄妙制住。

那些贵妇都悄悄往后退了退,生怕受了牵连,看着场中做出奇怪举动的甄妙。眼中都带了怜悯和惊惧。

佳明县主可能真的疯了,连太子妃都敢踹,就算没有太孙这事儿。她也要吃不了兜着走,还是离这疯妇远着点吧。

甄妙却没想这么多。

她早知道太子逼宫的事儿。这太子妃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谁怕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