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太子妃缓缓坐到地上,抖如筛糠,在太后的逼问下,竟是半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母妃——”太孙甩开内侍的手,奔向太子妃。

一个又软又热的身子滚进怀里,太子妃紧紧搂着太孙,忽然痛哭出声。

太孙被吓懵了,伸手摸了摸太子妃的脸:“母妃,您怎么哭了?”

他好奇的张望,看到床榻上的孩子,顿时一怔,问道:“母妃,他是谁,为什么和我好像?”

太子妃说不出话来,只抱着太孙无声流泪。

太后隐隐明白了什么,脸色铁青,一字一顿问道:“是啊,太子妃,你能不能告诉哀家,既然你怀里抱着的是太孙,那床上的又是谁?”

太孙环着太子妃脖子,咬着唇问:“母妃,到底怎么啦?”

太孙已经算是半大孩童,在这皇宫中长大,心思自是比同龄的孩子多些,他拉了拉太子妃的胳膊,然后以祈求的目光望着太后。

太后被看的有些心软,却知道这里面问题大了,强行转了目光,对昭丰帝道:“先让太孙下去吧。”

昭丰帝点点头,示意内侍把太孙带下去,然后迟疑了一下,道:“佳明,你也下去吧,先陪陪太孙。”

太子妃紧紧搂着太孙不放手。

太后冷声道:“或者,你想当着太孙的面解释?”

太子妃一下子颓然,手缓缓松开了。

“母妃,母妃——”太孙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心中惶恐。

等太孙被带下去后,太后缓缓坐了下来。扫了一眼还在昏睡的“太孙”,问太子妃:“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太子妃一时说不出话来,长长指甲在手心折断,掐出月牙形的红痕来。

还是昭丰帝先开了口:“母后,是儿子没有跟您说,初霞出发那日。太子意图逼宫篡位。如今已经被儿子软禁起来了。”

“什么!”太后豁然而起,死死盯着昭丰帝,好一会儿。面色才恢复平静,声音还是抖的,“皇上,这么大的事儿。你竟一直瞒着哀家,看来哀家真的是老了。”

“母后。是儿子错了,儿子也是怕您担心……”昭丰帝说了这些,就有些精力不济,长长喘了一口气。

太后看了大恸。在她心里,谁都比不过这个儿子,太子和太孙都比不上。

要知道孙子重孙她有许多。可当皇帝的儿子,只有这一个!

“那你说。这真假太孙是怎么一回事儿?”太后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太子妃。

事已至此,太子妃知道已经回天乏力,若是再隐瞒,惹怒了皇上和太后,说不定立刻处置了太孙,若是坦白,或许看在太孙是天家血脉的份上,还能给儿子留一条活路。

她垂了头,终于开口:“是我父亲……我父亲安排的替身,想趁着出宫吊唁的机会把太孙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