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娘,三郎对嫣娘的心思,一直没放下过……”

“什么!”田氏猛地站起来,因为动作太急,眼前一阵眩晕,身子晃了晃。

二郎忙把田氏扶住:“娘,您别急坏了身子。”

田氏惨笑一声:“这个孽障,哪还在乎我这当娘的!”

她神情悲戚,面色忽然惨变:“那,那嫣娘的孩子——”

二郎眼帘一垂,轻声道:“想来三郎不会那么大胆的……”

“不成,我要去问问他!”田氏不顾身体的不适,抬脚要往外走,忙被二郎拦住。

“娘,刚刚我们吵架,就是为了这事儿,您也知道三郎的性子,您若是去找他,他不管不顾的嚷出来,那该如何?且您忘了年头时,三郎差点自尽的事了?”

田氏倒吸一口气,一下子瘫软到床榻上。

“娘——”二郎半跪着,一下一下替田氏捶腿,“我看三郎对嫣娘虽有思慕之心,却不敢做出那样的事来的,许是他开窍晚,连个通房都没有,这才一下子迷了心。”

田氏听着点点头,心中一动。

二郎和三郎也十八了,本就到了说亲的年纪,若不是这一年半载颇为不顺,相看好的人家也因为田家出事没了消息,二人的亲事都该定下来了。

看来,是该尽快给三郎说个媳妇儿,让他收心了。

至于嫣娘,无论她和三郎有没有事情,这个孩子却不能留了!

这个贱人,她本该直接把她远远卖出去的,可老爷像老狗看着肉骨头似的。天天在家盯着,让她无从下手,且她有了身孕,要是发卖,老夫人那里也不会同意。

可偏偏,她的顾虑还没法对别人说,若是让旁人知道三郎的心思。那儿子这一生可就毁了!

田氏回神。冲二郎勉强笑笑:“二郎,你劝着你弟弟点儿,娘先回去了。”

二郎送着田氏出了门口。转回来默默坐在床榻上,有些出神。

嫣娘那孩子,是绝对不能留的,他不能冒这个风险。也只能通过母亲,把那孩子除去了。

或许他是心狠了些。可是他想要的,始终是嫣娘,至于孩子,还是嫡子更好些。

更何况。这孩子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出生,一旦生下来,以后每一次见了。他都会如鲠在喉,会陷入永远的猜测纠结中。

二郎静坐良久。有些动摇的心渐渐坚定了。

三郎冲回了自己院子,直奔井边,掬起一捧冷水拍到脸上,略略清醒了几分,站直了身子。

他不后悔,可这心里,怎么如此难受呢?

三郎失魂落魄的进了屋,轰走了小厮,呆呆坐了一会儿,起了身出门向后院行去。

这个时候,通往后院的门还没有落锁,三郎穿过长廊小径,直奔了馨园,到了馨园门口,却踌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