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话音落定,就见寒光一闪,挂在二王子腰间的弯刀被他抽出,迅疾落在罗知雅耳侧,他几乎是暴怒地道:“你胡说!”

罗知雅“啊”地尖叫一声,眼一翻倒了下去。

她这次昏迷的太利落,直接冲刀刃上去了,所幸二王子反应快,立刻把刀抽开。

守在外面的人听到声音冲进来,二王子道:“叫大夫来,把她弄醒。”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看着又吓昏的女子,想着她说的话,二王子心烦意乱,暴躁的在帐篷里来回踱步,到后来实在忍不住,一拳捶在矮几上,那矮几立刻被捶个粉碎,木屑横飞。

总算是听大夫说一声醒了,二王子把旁人都赶出去,坐在罗知雅身边,直直盯着她。

罗知雅睁开眼见到近在咫尺的二王子,心不受控制的急跳,眼睛睁得极大又有吓昏的趋势。

二王子忍无可忍,威胁道:“你要是再敢昏过去,我就剥光你的衣裳,把你扔到狼堆里去!”

罗知雅身子往后一缩,吓得牙关打颤,这一次却不敢昏倒了事了。

“你这女人太爱说谎,之前说是公主的侍女,现在又说是二王子的未婚妻,看来我只有把你带去见公主了。”二王子深恨她冒充心上人,语气冰冷地道。

他眼神孤鹜,像是一只倔强凶狠的狼,眼前的猎物不老实,就会立刻用牙齿和利爪把她撕成碎片。

在这样的眼神逼迫下。罗知雅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她边哭边伸手入怀。取出一物递过去,抽泣道:“这是二王子去我家做客时,亲手交给我父亲的,说是送给我的礼物。”

怕眼前的男人不相信,她赶忙道:“二王子说这是他的贴身匕首,你把这个带回去,就说是寻我时无意间发现的。二王子见了匕首,你就知道我没有说谎了。我确实是镇国公府的大姑娘。”

二王子却已经傻眼了,他晕乎乎地接过匕首,看了罗知雅一眼,随后仿佛受惊般猛然跳起。一阵风跑了出去。

留下罗知雅呆呆的坐在原地,心想,蛮尾男人太可怕了,动不动拔刀不说,好好说着话,莫名其妙就发疯跑了。

这些日子她冷眼看着,那些看守她的男子,大口吃肉,肉居然是半生的。冒着血丝,果然是未开化之地,男人与野兽无异。也难怪说发疯就发疯了!

正惊惧着,眼前又刮起一阵风,二王子又回来了。

罗知雅骇得往后挪了挪,一脸警惕地盯着二王子。

二王子似乎出去发泄过了,情绪已经稳定许多,他紧握着那柄镶满了宝石的赤金匕首。再次问道:“这匕首,真是你的?”

“不是我的。怎么会在我这里呢,我总没有力气去抢别人的。”罗知雅略略镇定了心神道。

“那我最开始见你,你为什么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