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h2>兵营就驻扎在郊区,老夫人派人去送了信,罗四叔接到老母病了的消息后,急忙告了假,快马加鞭,第二日还没到晌午,人就到了。

他匆匆地直奔怡安堂,脸晒得发红,后背已经湿透了,衣衫贴合在身上越发显得身姿挺拔,倒是让一路上看到的丫鬟们都羞红了脸。

罗四叔并没在意自己的狼狈,等不得丫鬟通禀,直接就进了屋子,然后便是一怔。

他惦念不已的老太太,此时正和大郎媳妇一起,一人捧着一个琉璃碗吃得正香。

那碗里五彩缤纷,一时半会儿竟是看不出是什么吃食。

“娘——”罗四叔哭笑不得的喊了一声。

老太太也有些不满,依依不舍的放下琉璃碗,斥道:“老四,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说闯就闯进来了!”

完全不给人藏起东西的机会嘛!

罗四叔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他以为老夫人此刻还不知道病成个什么样子,心急如焚,哪还顾得这些,可见老夫人满面红光精气神十足,又有大郎媳妇在这,倒是觉得唐突了。

好一会儿,才干巴巴挤出一句来:“娘,您好的还挺快的……”

身为儿子,自然是不敢埋怨老母装病的。

甄妙一直充当布景板,闻言差点乐出声来,忙紧紧抿了唇,垂下头去。

老太太清了清嗓子,才道:“其实我倒是没事,是玉园——”

她刚吐出这两个字,罗四叔就变了脸色,急声打断道:“戚氏出事了?”

老夫人没有立刻回答,只沉着脸看着罗四叔。

罗四叔脸色更差,转了身就往外跑,因为动作太急,他个子又高,一下子就撞到了门框上。

门框颤了颤,惊呆了一屋子人,罗四叔却已经跑远了。

老夫人心塞地看着门框,埋怨道:“这个逆子,倒是着急。”

甄妙勾起唇角暗笑。

老夫人瞥她一眼,道:“笑什么?”

甄妙仰起脸道:“祖母,四叔着急,还不是被您吓得。”

老夫人传信说是自己病了,结果见了面发现没事,然后提到了玉园,罗四叔自然会以为是戚氏出了事,且是不小的事,不然老夫人能称病让他回来吗?

“且让他急一急才好。”老夫人耷拉着眼皮道。

甄妙抬眼,瞧着老太太满是褶皱的眼皮,不知为何,却越看越可爱了。

没想到老夫人转了话题:“大郎媳妇啊,昨晚大郎又没回来?”

“嗯。”

老夫人沉了脸:“去,派人给他送信,就说我病了。”

“啥?”甄妙一脸不可思议,这老太太,装病还装上瘾了?

“快去,听祖母的。”老太太心里很不得劲。

大郎那混小子,昨晚居然没回来,害她精心准备的神医和那道鹿茸炖乌鸡生生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