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街头打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可被打的是安郡王,那就不一样了。

安郡王是谁呀,他祖父连皇位都不要了,便宜了昭丰帝这一支。

那么多皇亲国戚,昭丰帝对哪个都可以摆威风,唯独对安郡王,不管内里怎么想吧,明面上一贯是纵容的。

他可不想背上不仁不义,斩尽杀绝的刻薄名声。

“小舅舅,您怎么就忍不住,和安郡王打起来了呢?”站在牢房外,甄妙叹气。

温三舅搓了搓手,跟着叹气:“这不是一时习惯了吗,在西洋那边,已婚的妇人比小娘子还要受欢迎,我一年里接到的决斗挑战,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更别提那种临时对上的争斗了。”

罗天珵暗暗擦了擦冷汗,心道大周幸亏和西洋那边不同,不然,他就要天天打架,不用干别的了!

甄妙也没话说了,人在气愤至极时都是本能反应,温三舅在大洋彼岸住了十多年,行事早就和那边差不多了。

“不过——”温三舅皱着眉,在牢房里踱着步,又忽然停住了脚步,“我虽然忍不住动了手,可就是刚刚碰了安郡王一下,他怎么就受伤昏迷了呢?”

温三舅之所以被利落的关在了牢房里,哪怕有罗天珵在也没放出来,还是和安郡王至今昏迷不醒有关。

“小舅舅,您确定只是轻轻碰了安郡王一下?”

“当然。打架我有经验!”

甄妙……

“小舅,先委屈您在这里呆一下,我会想法子的。”罗天珵道。

温三舅不以为意的摆摆手:“我没事儿。这里环境还不错,就是凯丽和两个孩子,请你们帮我照顾好。”

他说完,为了显示呆的还算舒心,又挺胸抬头的走了两步,忽听“吱”的一声。

三人一同低头,看着温三舅脚下。

此时还是白日。牢房里光线虽昏暗,依然看得分明。一只肥胖的老鼠,尾巴被温三舅踩个正着,正拼命的抗议挣扎。

温三舅愣了愣,随后嗷的惨叫一声。双脚离地紧紧抱住了铁栏杆。

甄妙和罗天珵面面相觑。

谁也没想到,温三舅这么怕老鼠。

这场景喜感莫名,甄妙本来的担忧都被冲散了,一脸无语的望着俊朗不凡的舅舅大人。

罗天珵转了身,对牢头道:“可否麻烦换一个干净点的地方?”

这点方便,冲着锦鳞卫指挥同知的面子,牢头还是给的,当着二人的面,就给温三舅换了房。里面空间虽不大,胜在干净,连被褥看着都是半新的。

甄妙略微放了心。又宽慰了温三舅几句,随着罗天珵一起离去。

“皎皎,你在府里,好好陪着三舅母和两个孩子,剩下的事,让我来办。”

甄妙回去后。对凯丽说了温三舅的情况,为了让她放松些。还特意提道:“没想到小舅舅敢为了您与王爷打架,却怕小小的老鼠,当时见了脸色都白了,还是替他换了房间,才好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