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臣有本奏!”

鲁御史和石御史同时说完,气鼓鼓地瞪着对方,心想,这家伙又来跟我抢风头了!

“鲁爱卿先说吧。”昭丰帝觉得头开始疼了,果断先指定一个,不然这两个货非先打上一顿不可,他现在精力不济,还想赶着回去睡个回笼觉呢。

鲁御史得意洋洋扫石御史一眼,双手执笏,中气十足地道:“臣参燕王殿下,强抢民妇,致民妇上吊自缢,惹民怨沸腾。”

什么?

昭丰帝强忍住掏耳朵的冲动,怀疑自己听错了。

“呈上来!”他对身边太监道。

太监忙走到鲁御史跟前,拿到奏本给昭丰帝奉上。

昭丰帝快速看完,倒吸一口冷气,气得嘴唇一直抖。

那个混账,居然,居然专门祸害人家有夫之妇!

鲁御史还在滔滔不绝:“那鱼贩李之妻,被燕王殿下强占数日,打发回家后就上吊自缢,鱼贩李借酒浇愁,从此染上赌瘾,不过多久就由中等人家变得一贫如洗,为了偿还赌债卖了一双儿女,至今还欠赌坊巨债,落得个家破人亡。”

昭丰帝越听下去,脸色越难看。

那个孽障,居然连鱼贩的媳妇都不放过,这,这完全是给皇家抹黑啊!

“皇上!”鲁御史大吼一声,把沉浸在恼怒中的昭丰帝吓得打了个激灵。

“水可载舟。亦能覆舟,燕王殿下以强占民妇为乐,致人家破人亡。长此以往,民怨沸腾,必将后患无穷!”

鲁御史慷慨激昂,昭丰帝觉得他唾沫星子都快溅到自己身上了。

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挪,昭丰帝也是气得不轻。

你说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人家安郡王,调戏良家妇人几十年。到现在也没出过什么乱子,怎么到了他儿子这。就被御史闹到御前,就差指着他鼻子骂教子无方了?

“咳咳,鲁御史,朕知道了。你先退至一旁,石爱卿上前说话。”

鲁御史忿忿退下,心想皇上就是护犊子,刚刚还叫他鲁爱卿呢,现在就改叫鲁御史了。

“皇上,臣同样参燕王殿下!燕王殿下与民妇苟合,令民妇痴迷,从而毒杀亲夫!”

昭丰帝坐在雕有威武龙腾的金漆龙椅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这个儿子。究竟是什么时候,惹出这些乱子来,燕王妃没了还不到一年!

“几位爱卿还有什么事?”

剩下没说话的几人互视一眼。摇了摇头。

昭丰帝暗暗松了口气,心想这几个人还是很有眼色的,这时候再给他禀告些糟心事,小心他不客气!

那几人中官位较高的一人咳嗽一声道:“皇上,臣等所奏之事,和两位御史是一样的。”

昭丰帝……

满朝文武凝神屏气。整个大殿寂静无声,只有昭丰帝怒拍龙案的声音:“把燕王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