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妙偶天成》更多支持!

胡姨娘如梦初醒,俯下身慌张把那信笺捡了起来,看着心腹婆子的眼神颇有几分狼狈:“嬷嬷看到什么了?”

心腹婆子心一抖,咧出个笑容:“太太,老奴哪识几个字,眼又花。老奴瞧着,信上字不多,是不是二少爷功课太繁忙了?太太,您可别因为这个生气——”

胡姨娘隐隐松了口气,可那种刺心的感觉犹如浪潮,一波一波的袭来,几乎把她没顶,她疲惫不堪地摆手:“嬷嬷,你退下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心腹婆子欲言又止,最终在心底悄悄叹口气,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等门关上,胡姨娘一下子脱了力,捏着那封信瘫软在床榻上。

没有旁人的这一刻,她的软弱才流露出来,一手狠狠抓着床柱,眼泪扑簌簌落下来,落到放在膝盖上的另一只手上,把手中捏着的信笺打湿了。

信上的字迹晕染开来,她咬着牙,又一点点的摊开来看,信上只有短短四个字,却字字锥心:“姐夫何在?”

笔迹虽还有些青涩,却已经有了几分苍松风骨,远比大多同龄人要强。这是一贯令胡姨娘骄傲的地方,可此时,却是那么讽刺。

奇哥儿这是在问,姐姐已经为人妾,那他还何来的姐夫呢?

“难怪,难怪……”

胡姨娘心里堵得发痛,却终于恍然,为何三番两次去接奇哥儿,奇哥儿一直不来,原来,曾经那么依恋她、敬爱她的幼弟,在她决定跟着老爷进京那一刻起,就被他看不上了。

他,他怎么能!

胡姨娘狠狠捶了床柱,又是不甘,又是气恼,脑海中走马观花似的闪过和奇哥儿相处的一个个片段。

奇哥儿说:“长姐,奇哥儿会用功读书,将来有了功名,就给您挣一个诰命好不好?”

“傻瓜,长姐不是官家的姑娘也知道,那诰命都是挣给母亲和妻子的,哪有挣给长姐的?”

奇哥儿一本正经的回她:“不是说,长姐如母吗,实在不行,就要奇哥儿将来的妻子,把诰命让给长姐好啦。”

“你不怕媳妇跟你生气啊?”

“不会,长姐把奇哥儿带大,奇哥儿会好好对她说的。以后奇哥儿有了儿子,就让他也努力读书去,这样,你们就都有诰命啦。”

童言童语,回忆起来有多温馨,现实就有多刺心。

“奇哥儿,长姐成了妾,就让你这样看不上吗?你怎么不理解长姐的苦心啊!”胡姨娘又哭又笑,最后竟有些癫狂,用额头去撞柱子,一下一下的,砰砰有声。

守在门外的心腹婆子放心不下,听到动静忙冲了进来,一个箭步上前把胡姨娘抱住,惶然喊道:“太太,您这是何苦啊,何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