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府上事多,除了回了一次伯府吃酒,最近都没有出门的,我上哪里听说什么琴公子呀。”

重喜县主这才道:“那琴公子也是近来出名的,他是安郡王的好友,也是外地大家族出来的公子,被安郡王拉着赴了几场宴,展露了一次琴艺,就立刻成了京中女子追捧的人物了,真难为你居然半点不晓得。”

其实这就不怨甄妙孤陋寡闻了,要知道这琴公子就是君浩,但凡君浩的消息,罗天珵都堵得死死的,又怎么会让甄妙注意到呢?

“原来是他呀。”甄妙一听,就知道重喜县主说的是谁了。想着自己还曾把那人当了好色之徒,多少有些不自在。

“难道你认识?”重喜县主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闪着光彩。

“有一次偶遇了安郡王,倒是见过。”甄妙压低了声音,”重喜,我怎么觉着,你对那位琴公子大感兴趣呢?”

重喜县主态度坦然:“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凡是能登峰造极的,我都很有兴趣。来,咱们手谈一局如何?”

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雕成南瓜模样的木罐子来,甄妙好奇地伸了头去看,才发现那古朴的南瓜罐里居然装的是黑白围棋子。

甄妙打了个哆嗦。

好家伙,隐藏的够深的啊!

她连连摆手:“还是不了,你也知道我的水平。”

重喜县主捏着棋子,长叹:“狐朋狗友易找,知音难寻啊!”

甄妙拿眼横她:“有这么爱说实话的嘛?”

重喜县主白她一眼,百无聊赖的拨弄着棋子。

甄妙起了报复之心,不怀好意笑道:“重喜。你觉得什么样,才能称得上棋圣呢?”

重喜县主来了兴致,挑了眉道:“愿闻其详。”

“我曾经见过一个人,可以下盲棋。”

“盲棋?”重喜县主脸上闪过怀念之色,“教我棋艺的先生,也是能下盲棋的,可惜自他仙去。大周朝能下盲棋的。就再也未闻了。”

甄妙得意笑笑:“我见的那人,可以同时与五个人下。”

在她来的那个世界,职业棋手的水平。其实是远超大周国手的。

“什么!”重喜县主失态地站了起来,在旁人诧异投来的目光下又坐下,拉了甄妙的手腕急声问道,“那人是谁。现在何处?”

“那人……远游了……”甄妙心虚的抿抿唇,“其实我也不认识他。只是偶然见了他和五人同时下盲棋,就印象深刻了。”

重喜县主似乎听的入了神,喃喃道:“这样的人,这样的棋。又怎么会不印象深刻呢?”

她扼腕叹息:“怎么遇到那人的就不是我呢,让你遇到,纯粹是暴殄天物啊!”

甄妙甩过来一个白眼:“够了啊!”

重喜县主却像魔障般。好一会儿没有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