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这首《有所思》,用树叶奏来,如情人低诉,燕子呢喃,悦耳动听至极,安郡王用手轻轻拍击着,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他眼尾扫到坐在梨花树下的甄妙,眼睛一亮,起身过去喊她。

甄妙颇为困惑的看了安郡王一眼。

安郡王示意她跟着来,到了桌边,伸手指了那琴,低声道:“佳明,来弹。”

甄妙犹豫了一下。

她是知道自己水平的,论琴艺,原主在京城闺秀中,也只是中等水平罢了,轮到她,因为少了天赋,更是连那点灵气都无了。

“只是大家开心罢了,不用想太多。”安郡王懒洋洋道。

甄妙心道这话也不错,依了安郡王的话弹了琴,她也好早点脱身。

伸了双手轻挑琴弦,《有所思》的调子就流淌出来。

那树叶吹奏的声音有瞬间的停顿,紧跟着,如冲出樊笼的翠鸟,欢快地在林间翩然起舞。

树叶奏响的声音像是无处不在的蛛丝,把琴音丝丝缠绕着,拧成一股美妙绝伦的合音,听的人如痴如醉。

共同谱出这至美乐章的甄妙却有些不自在。

这不是她弹奏的水平,而是那用树叶吹奏的人,润雨无声的用他的灵气去带动她,让她的双手柔软,让她的内心敏感,让她的感悟深刻,温柔的,体贴的,耐心的,坚持不懈的带着她一起飞翔在音乐的天堂里。

那种呵护,借着乐声。一点一点缱绻传递到了她心里,仿佛是最温柔的情人,说着让你心知肚明的话。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勾搭良家妇女吗?

甄妙手一顿,弹岔了一个音,顿时,那种天衣无缝的感觉消然殆尽。

其他几人也从那种熏染的状态中醒过神来。

“佳明——”安郡王神情莫测。

甄妙手在琴尾一按,站了起来,拍拍手:“君先生琴艺无双,我就不继续献丑了。”

“佳明县主弹得很不错。”三皇子开了口。

甄妙扫一眼众人毫无异样的神情。心中恍然,那位君先生对乐理的掌握,竟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传说中有一种美酒,一千个人喝它,就能品出千般滋味,而他的音乐。竟也能做到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会。

以乐催眠,他这是何意?

有所思,思的是什么,为何要对她说?

这人神神秘秘的,也是够了!

不知为何,对着这样风华绝代的男子。甄妙心中却有些厌烦。

“时候不早,我也该回了。就不扰你们的雅兴了。”甄妙欠了欠身,转身欲走。

“佳明——”六皇子走过来,“我送你。”

二人渐渐走出众人视线,甄妙停下来:“六皇兄,请回吧。”

“你确定?”六皇子挑了眉,笑着看她。

没等甄妙回答,他就转了身往回走。心中悄悄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