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等丫鬟走远了,甄妙还有些愣神。

罗天珵暗叹一声,伸手揽住她:“皎皎?”

甄妙回神,语气颇为复杂:“三弟妹这么快就有喜了。”

觉得这样说有些不对,她忙解释:“我不是不高兴,就是,就是觉得太快了……”

“是太快了。”罗天珵顺着她说道,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二人算来成亲整两年了,在外人眼里,子嗣问题已经是会被拿来议论的了,特别是在成亲才半年多的田雪有了身孕的情况下,就更是给人留了话柄,也难怪向来心宽的皎皎也有些语无伦次了。

“回清风堂吧,三弟妹有喜,我们也该表示一下。”甄妙很快平复了心绪,挽着罗天珵的手道。

再怎么样,她不是见不得人好的人。

罗天珵半挑着眉,侧脸看她:“皎皎——”

他想说还不急,两个人都年轻,可又觉得这话有些刻意,反倒会给她压力,于是又不知说什么好了。

甄妙笑盈盈道:“走啦,祖母很快有重孙抱了,是好事呢,她老人家心情好,身体就更硬朗了。”

回了清风堂,甄妙吩咐白芍:“包两斤上好的官燕来。”

等白芍准备妥当,对罗天珵道:“你今日吃的多了些,就别去打拳了,不如去书房歇歇,读读书打发时间。”

罗天珵就笑:“那我去书房等你。”

甄妙见他笑得不老实。飞了一个白眼,扭身走了。

三郎夫妇的住处就安置在馨园附近,因院里有一个不大的池子。里面栽满了莲花,故名菡萏居,是个极清雅的所在。

正逢春末,池子里铺满了一片片鲜嫩碧绿的荷叶,却不见莲花的影子,依稀可见零星的花骨朵躲在荷叶下,似露非露。别有一番趣味。

甄妙带着白芍过来,正见田雪和田氏站在莲花池旁说着话。

“雪儿。你刚有了身子,怎么就来池子边了?”田氏的声音有些尖利,带着明显的责备。

田雪半垂着头:“在屋子里呆着胸口有些发闷,总想吐。”

“所以说你年轻不懂事。这头三个月,正是要紧的时候,最好是在床上静养,等闲不要出屋,这池子边地又滑,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可怎么好呢?”

“儿媳知道了。”

田氏听到传来的脚步声,眼角余光一扫,看清是甄妙。不由翘了翘唇角,语气一转:“不过你这丫头也是争气的,才进门半年。就怀上了,倒是让我放下心来。”

“娘——”田雪有些不自在。

田氏扑哧一笑:“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害羞的,这传宗接代,可是最大的事儿,你这么快就有了。那是咱二房的福气。要是一片荒地,怎么耕都长不出庄稼来。到时候就都该着急了。”

甄妙脚步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