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天客来门口闹哄哄的,有一群人围住看热闹,甄妙坐在马车上越过众人的视线,可以看到被围住的是两个厮打在一起的男子,其中一位身穿象牙白直裰,衣衫已经凌乱不堪,虽只是个背影,她还是认出来,正是去赴锦鲤宴的罗二郎。

另一位身穿锦袍的男子脸已经肿成了猪头,甄妙总觉得这张脸面熟,奈何那张脸实在走形的厉害,太考验人眼力了。

另有几人在拉架,吵吵嚷嚷的,讲些什么听不大分明。

“停车。”甄妙喊了一声,驾着车的阿虎立刻把车停下来。

这时一队官兵呼啦啦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挤开了人群,把二人一起拉走了。

那些围观的人并没有散去,还凑在一起议论纷纷,其中就有不少书生打扮的年轻学子,隔着那么远,甄妙还能闻到飘来的酒气。

她掀起车门帘一角,低声嘱咐阿虎:“去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才过了一年多,阿虎个子就窜了一个头,连下巴上都隐隐泛了青茬,看背影,和成年男子没有什么不同了。

他利落的下了马车,先把马车往路边靠了靠,然后走进了人群。

经过罗天珵大半年的调教,阿虎有了不小的长进,他面憨心细,瞄准两个酒楼伙计模样打扮的人凑了上去。

“怎么学子还打架呀?”

两个伙计正说得热闹,听到有人插话,扫了一眼,见是一个下人打扮的少年,其中一人撇了嘴,转过头去。

另一人机灵些。见阿虎虽穿的是下人衣裳,料子却不错,就不愿得罪。露出个笑脸道:“学子也是人,喝多了。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呗。”

阿虎露出讨教的神情:“都是有学问有脸面的人,那也不该打成这样吧,我看着连五城兵马司的人都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递过一两碎银子。

那露出笑脸的伙计一怔,随后飞快接了过来,摸着货真价实的碎银子,很想放到口中咬一咬,生生忍住了。

另一人看得眼睛都红了。拿眼睛瞄着阿虎,阿虎立刻又塞了一两银子过去。

“二位大哥给我说说呗。”阿虎憨厚的摸了摸头。

两位伙计对视一眼,默契地点了点头。

这事儿闹的这么大,他们不说,也会有人说的,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传遍大街小巷了。这一两银子都顶他们大半个月工钱了,难道还吐出去不成?

不用阿虎多问,二人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

“今儿不是在我们酒楼举办锦鲤宴嘛,聚在京城要参加春闱的举子大半都到了,喝的是上好的状元红。一来二去的,就都喝了不少,不知谁提出要留墨宝。我们掌柜送了一丈多长的绢布过去,场面别提多热闹了。小兄弟,我给你说啊,打架的那两个人,来头可大。那位穿牙白色直裰的,可是镇国公府的二公子,另一位穿蓝衣的是京天府同知家的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