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是……是进了马车后,那歹人就躲在车厢里,劫持了大奶奶从马车后门跳了出去,青黛和阿虎追过去了。婢子驾了车,赶着回来报信。”百灵扑通一声跪下来,砰砰磕头,“老夫人,您快想法子救大奶奶啊!”

老夫人略略镇定了心神,开口问道:“这一路上,你没撞见什么人?”

百灵摇摇头:“天黑了,路上行人本就不多,婢子赶车又快,还把国公府的标志遮掩了,就是偶有撞见的,也不会知道是谁家的马车。”

老夫人眼中闪过赞许,沉声吩咐道:“红福,去找前院的大管事,让他带着我的信儿去一趟辰王府。”

百灵猛然抬头。

她之所以在那么恐惧慌乱的时候,还记得把国公府的标志给遮掩住,就是怕大奶奶被掳走的消息一旦传扬出去,会把大奶奶逼到死路上去,老夫人却要传消息给辰王……

老夫人似乎在给百灵解释:“人是从辰王府回来被劫持的,不和辰王通气和谁?现在世子不在府上,总要托人去寻,那还是一事不烦二主的好。”

百灵这才松了口气。

“红喜,扶百灵回去好好歇着,给她端一碗燕窝粥压压惊。”

“是。”红喜用力扶起瘫软的百灵出去了。

老夫人这才扶着额头,长叹:“真是作孽啊!”

一旁伺候的杨嬷嬷道:“老夫人安心,大奶奶吉人自有天相——”

“这也就是安慰话罢了。那歹人大街上就劫走了大郎媳妇。显然是冲着镇国公府来的,偏偏大郎又不在……”老夫人再叹一声气,“我只怕,大郎媳妇进退都是绝路啊!”

人回不来,那自然是不必再说,就是回来了,一旦被掳的消息走漏出去,那名声可就真的完了!

“杨嬷嬷,你派两个可靠的人去荆州找大郎。至于别人,谁都不能说。从明儿起,就说大郎媳妇从辰王府回来后受了凉,染了风寒,养病不能见人了。”

“好。”

青黛穿着青色衣裙,与逐渐沉下来的夜色。几乎要融为了一体。

前方的黑衣人把甄妙抗在肩头,速度有所下降,二人的距离渐渐拉近了。

她依然面色冷凝,可鼻尖已经冒了汗,忽然身子高高跃起,在墙壁上一点。伸手抓住了伸过墙头的枝桠,随后身子一荡。高高飞了出去,落在了那人的面前。

“把主子放下。”青黛冷声道。

那黑衣人遮着脸,看不清表情,只是声音带着不屑:“小丫头,就凭你?”

青黛纵身就扑了过去。

那人冷哼一声,一挪身子把半挂在肩头的甄妙对准她,双脚连连飞踢。

青黛结结实实接了一脚。才发现,这人也不只是耍了阴险手段。就是手上真功夫,恐怕也要比她高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