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说起来,四丫头可帮了大忙了。”李氏笑着对甄二伯说,“我改日登门去谢她。”

甄二伯轻叹:“四丫头帮的忙何止这些。”

“老爷?”李氏有些不解。

甄二伯避而不谈,劝道:“四丫头的好意,咱们记在心里就好,这个时候,国公府乱糟糟的,还是不要过去了。”

李氏一想也对,就点了头,想着甄冰的亲事,无比庆幸,抿嘴笑道:“老爷,原先我还嫌冰儿要嫁到京城外边去,如今看来,只要品貌好,就比什么都强的。”

甄二伯心中苦笑,面上却不动声色:“这两日我要去一趟青阳。”

“去青阳?”

“嗯,虽然定了亲,毕竟对姜家公子了解不多,还是再去看看的好。”

李氏扯了扯嘴角,嘀咕道:“亲都定下了,老爷还去,不是多此一举吗,总不能您瞧着又不好了,就退亲吧?”

“那有何不可?”甄二伯罕见地挑了眉,反问道。

李氏被问的一怔,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嗔道:“老爷就是说笑,真的退亲,还不是咱家冰儿吃亏。”

甄二伯轻叹一声,意味深长地道:“一时吃亏,总比一世吃亏好。”

“老爷?”李氏听得越发糊涂了。

甄二伯避重就轻地道:“除了这个,正好还有些公事要办,夫人就不必多想了。”

李氏盯着甄二伯,在他云淡风轻,仿佛万事都不会被困扰的表情中,狐疑地点了点头。

会试连考三场,罗二郎倒在第一场。这几日,京城最出名的话题。一个是科考,另一个则是同样与科考脱不了干系的罗二公子了。

有不少国子监的学生,去年没过乡试的。想着罗二郎当初的春风得意,忍不住心头暗爽。还有一些酸腐儒生一叠声道:“真真是圣人开眼,没让此等有辱斯文之人鱼目混珠。”

在他们看来,被歹人强了的罗二郎,完全是斯文扫地,是没有资格以进士之身入仕的。

要知道如今大周有这么一句话,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有此污名的罗二郎要是考上有储相之称的庶吉士。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普通百姓同样在议论:“就是那日在天客来,裤子都被人扒下来的那位举子考试时晕倒了?啧啧,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啊,听说了没,人家可是国公府的公子,家里金山银海,珍珠都是拿斗量的,就是错过这次,也不愁。不过那位犯事的公子,估计要倒霉了吧。”

“那位公子听说也是有来头的呢。高门大户的事儿,谁知道呢。”

清风堂里,甄妙正和罗天珵提起另一位犯事的。

“还真是巧了。我让阿虎打听了才知道,那人是京天府同知之子,难怪当时看着眼熟呢。世子,你还记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