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这些日子将士们都辛苦了,我也不能帮上什么忙,给大家做一顿吃的吧。”甄妙笑着道。

萧墨羽很是怀疑的看了甄妙一眼。

据他所知,那些说是精通厨艺的贵女,其实也就是撒把盐加点糖,甚至只负责把做好的菜盛出来罢了,这和许多贵女在侍女绣好了帕子后添上几针,然后送人时说是自己亲手做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至于甄妙在京城贵女中流传的厨艺高湛的名声,当然不要指望一个平日没有交集的武将会关注到。

这些日子甄妙采买的好东西,有小半落入了萧墨羽和副将肚子里,他虽担心甄妙糟蹋了粮食,还是勉强点了点头,对池副将道:“带县主过去,小心别烫到县主。”

“县主,这边请。”池副将现在见了甄妙已经坦然多了,只是走在她身后时,总忍不住多看白芍两眼。

甄妙一路走来,不少士兵都停住了手上动作,悄悄盯着她。

对这位身份高贵的县主,他们虽还说不上喜欢,至少是不反感的。

走了这么久,这位县主除了每逢城镇就买上一大堆熟食,然后和他们的将军瓜分,让他们悄悄扎小人外,平时并没有添什么麻烦,更没有他们以为的贵女那种讲究,要说起来,算是很不错了。

这样的万人瞩目下,甄妙面上挂着温和的笑,步履从容,并没有丝毫局促。

众人心想。不愧是圣上亲封的县主,就是镇得住场面,一个弱女子,被他们一群大老粗盯着,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啧啧,连身后跟的两个侍女都那么冷静,这才是高门风范啊。

面无表情的白芍心想,大奶奶一准备做吃的。就兴奋的不行,除了食材,其他的在她眼里就是白菜啊白菜。

青黛则是一脸放空的表情。

呃,这姑娘什么也不想,只有两个念头,保护大奶奶。继续保护大奶奶。

于是主仆三人各有千秋的平静着,外加一只亦步亦趋的副将,走向了一口大锅。

这么多人用饭,架了好几口大锅,这口锅里的水已经沸了,旁边放着洗干净的野菜。看来是打算做汤的。

甄妙站在大锅前,把池副将吓了一跳:“县主。您小心!”

他声音太大,反倒把甄妙吓得手一抖。

白芍狠狠丢了个白眼过去。

甄妙掀开白芍手中篮子蒙的细布,露出一个四方的盒子。打开来,里面是冻得四四方方犹带着冰碴的一大块鸭血。

这鸭血,却是她前两日在一个城镇停留时,托人专门去买来的。

另一个并排放着的盒子里装满了鸭肠鸭胗,她先把这些都丢进煮沸的锅里。围观的士兵不由吞了吞口水。

这些鸭下水,平时他们是不吃的。可此时,荒郊野外,冰天雪地,在一口大锅里这么上下翻腾着,明明还没有添任何调料,却已经让他们食指大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