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罗天珵最近觉得不大愉快,他忽然发现,皎皎的时间都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人霸占了。

先是一群医工,时不时就一脸兴奋的跑来求见,到后来,又多了一群养好伤的将士没事过来打晃,手里不是提着一包酱牛肉,就是带上两只烧鸡,他想赶人,偏偏人家是来道谢的,更何况那些吃食确实比军中的饭菜强多了,他姑且忍耐下来。

可是,姚夜归是怎么回事儿?

刚开始还只是派人过来,到后来,只要有时间就凑过来,还专门捡着吃饭的点儿!

她到底知不知道,因为皎皎误会他们有超出战友之间的关系,对他实行了“只能看不能吃”的严厉处罚啊?

不行,要是让皎皎以为,姚夜归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机和他相处,那就大大不妙了。

虽然有些惭愧,但罗天珵觉得,他还是要大义凛然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他是皎皎的,女人和女战友都不能靠近。

“罗将军,你这是——”姚夜归过来时,甄妙正在厨房指挥着白芍等人做菜,罗天珵偷偷摸摸把她叫到了无人的角落。

罗天珵实在觉得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道:“姚将军,我叫你过来,有个事儿想说……”

姚夜归眼睛一亮。

罗天珵见了,心中一沉。看姚夜归这样子,莫非对自己真的有男女之情?他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却听姚夜归道:“我也正好有事儿要和罗将军说呢。”

“不知姚将军有什么事儿?”罗天珵不动声色的退后半步。

姚夜归叹口气:“天热了,也该让那几个偷袭各处村落的靖北军小队消失了。罗将军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啊?”

“姚将军也要去?”

“不是。我这不是还得盯着这边么,那运送粮草的队伍再出问题,城中军队就吃紧了。”

罗天珵怔了怔。

事情有点不大对,姚夜归虽是女子,却最喜欢领兵出战,经常和自己抢着来,什么时候这么谦虚的镇守后方了?

“咳咳,就是请罗将军放心,有我在。保证不会让县主安全上出问题的,我打算等你走了,就邀请县主去我那里住。”

罗将军实在是太碍事了,每次送过来的食材,自从有他在,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害得她只能厚颜过来蹭饭。偏偏这人是个饭桶,她又怕跟他抢的太厉害吓着了佳明县主,还要忍痛装文雅。

天天吃不饱也不是回事儿,还是把罗将军弄走吧。

“哦,罗将军刚刚要和我说什么事儿?”

罗天珵……

说好的对我芳心暗许呢?皎皎,你骗人!

瞧着姚夜归期盼的小眼神。罗天珵倒吸一口气,心中警铃大作。

卧槽。原来她是来和我抢媳妇的!为什么防了男人还要防女人?这简直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