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原本还有人建议做整套皮袄皮裤卖给队副以上的将士,反正棉袄等物资很快就运到了,但是罗天珵还是坚持只做毛皮背心,这样的话,多出来的背心,普通士兵也可以拿军饷买一件穿上。

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棉袄晚到一日,多一位将士穿上毛皮背心,就可能少冻死一人。

“姚将军,你怎么来了?”甄妙把摊在腿上的皮毛放到一旁,站了起来。

她嗅觉敏感,整日泡在一堆皮毛中,那味道已经熏得她胸闷气短,隐隐作呕了。

姚夜归看着她难看的脸色,心中微动。一般来说,那些领头的,不都是做个样子就够了吗?

也正是因此,姚夜归看甄妙的眼神更和煦了些,伸手拉了她出来:“都说了,叫我夜归就好。我真是没想到,你还这么拼命。”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们在前方打仗流血,我们顶多出点汗罢了。”甄妙不以为意地道,新鲜凛冽的空气,让她精神一振。

“夜归,你过来是有事儿?”她还记得最开始时想拉着姚夜归一起帮忙,好给城中妇人做个榜样,没想到吓得姚夜归落荒而逃,直说要她拿绣花针,不如要她的命好了。

姚夜归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左顾右盼,见无人注意,从袖中掏出个物件来。

那物件圆圆鼓鼓,用一方浅蓝色的细棉布帕子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不出是何物。

“这是什么?”甄妙问。

姚夜归露出个明朗的笑容:“你打开看看呗。”

甄妙接过来。触手冰凉,心中更是好奇,打开一看,眼中闪过迷惑:“这乌黑梆硬的是——”

她脸上骤然闪过惊喜,语气带了几分迟疑:“莫非是梨子?”

姚夜归就笑:“对呀,这是冻梨,你不曾见过吧?”

“确实没有见过。”甄妙打量着那乌黑的梨子,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靖北本来就是寒冷之地,水果蔬菜稀少。夏秋两季还好,其他时候就是稀罕物,自从发生战乱后,就更是有钱难买了。

她已经有个把月没吃过水果了。

“从哪来的?”

“偶然得了几个,给你尝尝。”

见甄妙捧着冻梨就要啃,忙拦着:“别啊。要缓缓,等化开了再吃。你拿着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嗳,多谢你啦,夜归。”

“谢啥子?这段日子一直休战。你反倒比我辛苦些。”

看着姚夜归离去的背影,甄妙忍不住笑了笑。把那颗珍贵的冻梨又多包了一层帕子,塞进了袖子里。

“县主,罗将军来了,正在外面等你。”

甄妙回屋后,才坐了不大一会儿,又有人进来报信。

她放下针线出去,见罗天珵倚在门口。不由笑道:“你怎么也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