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诧异看他一眼:“这和祖母有什么关系?”

罗天珵怔了怔,心中忽然有些发酸。

这傻丫头,恐怕还未曾察觉祖母的心思吧?

其实祖母的做法也没错,甚至比起绝大多数长辈在这种情况发生后,表现的已经是宽容的了,可他还是忍不住为她心疼,并深深自责。

“皎皎,都是我思虑不周。”

甄妙拿起一块桂花糕,塞进罗天珵嘴里,笑道:“你又不是神仙,还真能料事如神呀?我知道,你是担心祖母对我有想法是不?”

她起了身,把窗子放了下来,走回去挨着罗天珵坐下:“你放心,我不会往心里去的,我经历了那样的事儿,要是换了别人家,说不准就要逼着你休了我了,祖母连一句重话都没说,只是比以往稍微冷淡些,我要是恼恨,就太不应该了。”

“皎皎。”罗天珵心头一热。

他以为她不懂,却原来,她早就想的清清楚楚。

“那你怎么还有心事?”罗天珵伸手揽住她,“有什么事,不能对我说么?”

甄妙抬了头:“世子,我觉得二郎神智似乎有些不正常了。”

“嗯?”

“今日我去小祠堂给二婶上香,二郎正好躲在里面,说了些稀奇古怪的话,还一口咬定我没病。”

“他这么说?”罗天珵眼睛眯起,收了笑意。

甄妙点头:“我看他并不像是真的知道什么,就是觉得疯疯癫癫的,和以往大不一样了。”

“你放心,他也装疯卖傻不了多久了。”

夜里,甄妙睡得正沉。梦到她挥着鸡骨头把那些看守的人都捅死了,随着罗天珵逃上了一艘小船。

忽然起了风,小船随着摇摆,她也跟着摇摆,有些眩晕,又有些燥热,见罗天珵腰间挂着水壶。伸手去摘。却不知为何摘不下,急得胡乱在他腰间摩挲。

一声闷哼传来,随后甄妙觉得身子一沉。不由睁开了眼。

“世子?”看着上方的人,甄妙下意识要躲。

罗天珵再次闷哼一声,轻声道:“皎皎,别动。”

他用双手紧紧箍着她。温柔却坚定的动作着。

“还在孝期,你怎么乱来?”甄妙都快急哭了。

虽说这几个月。只要罗天珵回来,到了夜间都是溜到她房间睡的,可二人却从未到这一步,不说别的。万一有了孩子,那就是天大的把柄了。

罗天珵知道她怕什么,边亲她的唇边道:“别怕。我吃了药。”

“吃药?”

“嗯,找信得过的人配的药。吃了后不会让女方受孕的。”

甄妙停止了挣扎。

她也不是圣人,如果对田氏尊重有加,孝期里自然会守着规矩,而实际情况大相径庭,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她有什么理由不享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