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大奶奶,恭喜您了。”白芍笑着上前给甄妙道喜。

青黛不爱说笑,也跟着上前福了福身子。

“同喜,同喜。”甄妙还有些晕乎乎的。

白芍一贯冷静的面具瞬间龟裂。

“大奶奶,您上炕上坐吧。这几日您都没有好好吃东西,怕哥儿受不住呢,要不要喝些什么?”

甄妙下意识地皱眉,随后点头:“你说得是,给我端一碗牛乳来吧。”

牛乳端来,那股奶香味却让甄妙有些反胃,她狠了狠心,一鼓作气喝完,把碗放到一旁,似是费了极大的力气,这样冷的天,额头却沁出了一层薄汗。

白芍见状,忙抽出帕子替她拭汗。

这时罗天珵走进来,眉眼间尽是温和如暖阳的欢愉:“你们都下去吧。”

等室内只剩下了彼此,他目光灼灼望着甄妙,一时之间,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皎皎。”他搓了搓手,望着甄妙傻笑。

“先,先别靠近,你身上一股子酸菜白肉味儿,我闻着想吐呢。”甄妙忙摆摆手。

许是强逼着自己喝了牛乳,她现在半点闻不得饭菜味道。

罗天珵僵在当场,随后道:“你等等,我去沐浴。”

他急慌慌冲出去,过了不到一刻钟,就焕然一新的走了进来,头发还湿漉漉往下滴着水。

甄妙拿了软巾要替他绞头发,罗天珵忙道:“你好好坐着。我自己来。”

披散着如墨长发,愈发衬得他眉眼俊秀,唇红齿白。

他伸了手,轻轻抚摸着甄妙腹部:“真是难以想象,这里居然有了我们的孩子。”

“都说酸儿辣女,刚刚你闻不得酸菜味,是不是说,会给我生一个女儿?”

“哎,第一个是女儿也好。女儿懂事贴心。”

……

甄妙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世子,你想的太远了。”

她再不开口,恐怕他都要和她讨论谁家家风好,不纳妾,可以纳入女婿备选范围了。

罗天珵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住了口。

“我倒是觉得,这个孩子来的有些不是时候。眼下正乱着。”

“皎皎。”罗天珵伸手按在甄妙肩头,正色道,“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来,都是时候。”

甄妙得知有了身孕的欣喜过后,涌起的那些不安瞬间就被这句话给抚平了。

“明日我就安排人送你去北冰城。然后从北冰城转道去北荔。”

“北荔?”

“是,你外祖家的表姐不是随夫在北荔任上吗。我已经派人和那边联系好了。现在你有了身孕,去那边就更妥当了。”

罗天珵说的外祖家表姐,正是温雅涵,当初韩志远外放北荔县令,就随着一起过来了。

这北荔地处边关,离此处不算远,要说来。也是难得的缘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