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罗天珵回来时,已是掌灯时分。

甄妙迎上去:“还没用饭吧?”

罗天珵点点头:“把热着的饭随便端一些上来吧。”

“你等着。”甄妙说完,扭身出去了,不多时端着托盘过来,上面是一大海碗米饭,几碟子素菜。

罗天珵看了,悄悄叹口气。

田氏走了才半年多,清风堂虽有小厨房,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大鱼大肉。

他饿得很了,净了手开始吃饭。

米饭才扒了几口,就露出一块肥瘦相间的红烧肉来。

罗天珵抬眼看甄妙,甄妙眯着眼笑。

他又吃几口,发现一块煎得焦黄的鱼块,随后像是百宝箱似的,翻出各种肉食,一大海碗米饭很快见了底,最后露出一只鸡腿。

罗天珵吃得心满意足,最后拭了嘴,笑道:“皎皎,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在咱们自己的院子里,想吃什么就吃。”

甄妙笑道:“这随便吃的肉,哪比偷来的肉好吃?”

罗天珵一想刚刚翻肉吃时的愉快心情,总是不知道埋在下面的是什么美食,那种好奇和期待,不是寻常吃山珍海味可比的,不由笑起来,伸了手捏捏甄妙的鼻子:“你说得对。等我回来,咱们还这么吃。”

甄妙收敛了笑容。

“怎么了?”

“刀剑无眼,我担心你呢。”甄妙主动靠在罗天珵肩头,声音轻柔惆怅。“世子,上了战场,要冲锋陷阵时,你可一定要冲在后面啊!”

“啥?”罗天珵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种话,这么理直气壮说出来,真的好吗?

“皎皎,你不能这样想。我是将领,只有以身作则,冲在前面。才能把队伍带起来。”

甄妙不说话了。

这个年代,一个小小的伤口都能感染而死,何况是血雨腥风的战场呢,说不担心,那是假话。

“皎皎,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罗天珵揽着她的手紧了紧。

甄妙把那枚铜钱拿出来,亲自替他戴在脖子上。

“这铜钱,是在大福寺开过光的,希望能护你平安。”

“会的,你真的不用担心,我是更适合战场的人。我挑了两个暗卫。以后你出门时,就会暗中护着你。还有祖母和祖父。以后都要你多照应着。”

他说到这里,沉吟一下,语气有些奇异:“皎皎,祖母年纪大了,许多吃食都不适合吃,特别是……元宵之类的,你多注意些。”

甄妙看着罗天珵。许久,轻轻点了点头。

老天。原来祖母是吃元宵出事的!

送别那日,下了雪,送行的队伍却很长,城中百姓自发聚集起来,望着白马上穿了铠甲的年轻将军,议论纷纷。

“这么年轻的将军,到底行不行啊?”

“啧啧,大周无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