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那物件是圆形的,有脸盆大小,厚度一尺左右,最古怪的是,上面居然插着一支支箭头,只留着箭头在外,向上立着,一眼望去,密密麻麻足有上百支。

“这是什么?”这物件实在太古怪了,罗天珵还一脸郑重的托着,俯身放到她面前,甄妙把委屈先丢到一旁,忍不住问。

“这是箭盘。”

“啥?”甄妙一怔。

“箭盘呀。”罗天珵理所当然地道。

“箭……盘……”甄妙拉长了声音,还是没琢磨过来这是什么鬼。

罗天珵望着她,温柔地笑:“那次我把锦言的尾巴剪了一点,你生了气,不是说,以后我再犯错,就罚我跪箭盘吗?”

甄妙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

夫君大人,您不是蛇精病,而是逗比吧?

她目光下移,落到那物件上,不由叹道,这可真是名符其实的箭盘!

罗天珵瞧见她神色松动,心中一喜。

他就知道,他制出这玩意儿,定会讨皎皎欢心的。

他一撩衣摆,跪了下去。

甄妙吓得魂飞魄散,扑过去把他拉起来,边骂边哭:“你傻呀,我瞧瞧,流血了没?”

罗天珵不好意思笑笑:“没,我穿了棉裤。”

甄妙……

她才犯傻,心疼这个臭不要脸的!

扭了身坐到炕上去,不想再搭理他,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又忍不住看去,就见罗天珵已经快速褪了裤子,露出两条结实有力的大长腿。又跪到了箭盘上。

这下,甄妙脸色真的白了。

罗天珵抬了眼:“媳妇,你原谅我了么?”

甄妙抿了唇,想嘴硬,可实在怕他膝盖跪烂了,嗫嚅道:“什么原不原谅的,你快起来吧。”

罗天珵摇头:“我不起来。你生气。我就跪箭盘,什么时候你不气了,我再起来。”

甄妙无奈:“好了。我不气了,你起来。”

“不反悔?”罗天珵仰着头,一双星眸格外明亮温暖,像是在讨主人欢心的大狗。

甄妙仿佛看到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他身后摇啊摇。不由眨眨眼,心道。这不可能,世子根本不是忠犬这一款,他不欺负自己就不错了。

见甄妙不回答,罗天珵略略皱眉。似乎在忍耐疼痛,甄妙心立刻一软,忙道:“不后悔。你快起来。”

罗天珵立刻站了起来。

他裤子已经褪下,露出两条大长腿。那处也耀武扬威的展露在甄妙面前。

甄妙脸一红,忙移开了眼往下面扫了一眼,不由一怔。

虽说没有被利箭刺破膝盖,见到鲜血横流的画面,让她松了一口气,可是这膝盖上就只有浅浅的小坑,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世子,难道你的皮,已经厚到这种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