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大奶奶去看三姑娘了。”杨嬷嬷附耳,低声把罗知真的事儿说了。

老夫人脸色数变,最后嗟叹:“都是老二那个孽障惹的祸!宠妾灭妻,果然是乱家的根源!”

杨嬷嬷跟着轻叹一声。

国公府如今虽是蒸蒸日上,可二房已经有了败家之象。

田氏一走,留下年幼的五郎,还有三姑娘和襁褓中的八郎,没有一个主母在,实在不成样子。老夫人年纪又大了,总不能都放到她膝下养着。

“按理说,田氏给老二生养了三儿一女,老二给她守上三年也不为过,可看现在这样子,却不成了。等守满了一年,还是尽快给老二娶新妇吧。我这把年纪了,说不准什么时候两腿一蹬就走了,总不能把几个孩子耽误了。杨嬷嬷,你见得多,也帮我留意着。年纪大不要紧,只要人品好性子稳重就成。”

这就是说,那寡妇或者和离妇人也在考虑之中了。

大周这个时候,并没有寡妇不得再嫁的约束,只不过像镇国公府这种人家,要讲究些,很少有这种情况发生。老夫人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儿,却想通了。日子不是只过给别人看的,首先还要合适才行。

杨嬷嬷点了点头。

甄妙去了安置罗知真的地方,一进去,就见她躺在火炕上,小脸埋在锦被里,雪一样的白,青丝尚未干透,海藻般铺着,越发衬得楚楚可怜。

“大奶奶。”屋子里的丫鬟忙行礼。

甄妙扫一眼室内,问:“青鸽和雀儿呢?”

其中一个丫鬟忙道:“雀儿姐姐下了水,浑身都湿透了。青鸽姐姐背着三姑娘过来的,衣裳也湿了,都去换衣裳了。”

甄妙悄悄松了口气。

都是一直跟着她的丫头,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也会心疼的。

她走过去,在炕沿坐下,看着罗知真双目紧闭。睫毛却微微颤了颤。就知道她是醒来了,只是在装睡罢了。

“你们先下去吧。”

等丫鬟们鱼贯而出,甄妙叹口气。道:“真姐儿,你醒了吧?”

罗知真眼皮一抖,没有吭声。

“你也不算是小孩子了,要是觉得这样能够逃避的话。那我多余的话就不说了,这就走了。”甄妙起了身。环佩叮当,声音悦耳。

罗知真一下子睁开了眼,半坐了起来,双手抱膝。瑟瑟发抖:“我……我害了祖母……我活不下去的……”

她嘤嘤哭泣来,毫不在意形象,哭得涕泪横流:“我只是想哄祖母开心而已。为什么就要遇到这样的事儿?我知道我是庶女,不该和姐姐们比。可我只是想好过一点,从没想过害人,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祖母她没事儿。”甄妙看着哭成一团的罗知真,虽然平时和她没有半点交集,可此刻,还是生出了恻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