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这封信随着整理好的一个大包裹一起送到了北边,知道是罗将军媳妇送来的,众人一拥而上。

没办法,当初世子带来的牛肉干太好吃了,据说就是他媳妇做的!

罗天珵护住了牛肉干没护住信,被萧无伤抢过去了。

罗天珵一看,牛肉干也顾不得管了,冲上去把信夺过来。

萧无伤得意地道:“看到没,这一招就叫围魏救赵!”

“萧将军干得好,这块大的牛肉干就归您了。”

一群人瓜分着牛肉干,罗天珵捧着滴血的心,躲到一边把信小心翼翼打了开来。

“待我长发及腰,将军归来可好?”

只看了开头这么一句,就像飞来一只小蜜蜂,在他心头轻轻蛰了一下,又疼又麻,让他一时之间忘了往下看,脑海中只有甄妙的影子。

她头发一直那么长……这是说,想立刻见到他吗?

呵呵呵呵,他就知道,他家皎皎舍不得他!

场面一时有些诡异,所有人连含在嘴里的牛肉干都忘了嚼。

他们的罗大将军,人称玉面阎罗的杀神,居然会傻笑!

有人捅了捅萧无伤:“萧将军,罗将军怎么了,您跟他最熟,去看一看啊。”

萧无伤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信上难道有什么精神攻击?

罗世子,我来救你!

他走过去,伸手在罗天珵面前晃了晃,见他依然傻笑没有反应,劈手把信抢了过来。

罗天珵如梦初醒:“混蛋,快把信还给我!”

他冲上去只夺下来最后一页。萧无伤一眼看到那首小诗,一下子怔了,叹道:“罗将军,佳明县主好文采啊!”

罗天珵同样一怔。

文采,这是什么鬼?他媳妇有吗?

哦,不对,刚刚那首诗的开头。确实挺美的。美得他心里都冒起了泡泡。

后面是什么?

该死的萧无伤!

“萧无伤,把信给我!”

“罗将军,欺负我们都是孤家寡人啊?啧啧。我真没想到,佳明县主深情如斯,文采如斯,竟写得如此好诗。”

众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围上来纷纷问道:“写了什么,写了什么啊?”

“萧无伤!”罗天珵一字一顿。语气里满是威胁。

萧无伤摊摊手:“你们看,罗将军不许我读呢,我可不敢硬来,不然等会他痛揍我一顿。你们这帮混小子肯定是搬了马扎过来围观叫好!”

“切,萧将军,您怕罗将军。干脆直说嘛!”这是心里痒痒想知道信上写的什么,熟练用上激将法的。

还有的长叹一声。泪眼汪汪望着罗天珵:“将军,我长这么大,别说媳妇了,连女人的小手还没拉过,战场上刀剑无眼,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呢,要是真的交代在这里,唉,连个家书是什么模样的,都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