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大奶奶,外面有几位医工求见。他们说,想向您请教伤口包扎的方法。”

甄妙有些意外,沉吟一番道:“叫他们进来。”

不多时,几人被领到厅堂里,刚开始还有几分拘束,见甄妙态度亲切,就壮着胆子提出了请求。

“你们想学之前我给那伤兵包扎伤口的手法?”

“是的。”几人中,年纪最长的秦大夫开了口,“我们研究了一下,发现县主的包扎手法颇为不同,像是很有条理似的,倘若学会了,将来无疑会发挥大作用。”

听他们这么说,甄妙认真思索起来。

如果能为这些将士尽份力,她当然不会藏私。

“好吧。”她点点头,“不过要给我几日时间。”

见几人脸上喜色褪去,甄妙笑道:“头部、颈部、四肢、胸腹,每一处的包扎,都有不同的手法,可是那本记载此法的医书看过太久,有些记不得了,容我好好想一想。”

秦大夫激动的胡子都抖了起来:“竟还有不同的方法?”

得到甄妙的肯定,几人大喜。

等几人退下后,甄妙吩咐白芍道:“去取笔墨来。”

她当初确实学了几种常见的包扎方法,但时日太久没有接触过,已经忘得七七八八了,只能连写带画,一点点的回忆起来。

“这两日,除非是世子回来或者有世子的消息,不然就别打扰我。”

一晃两日过去。每晚的灯光都要燃上许久,甄妙看着誊写好的册子,总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册子里,她除了画出了包扎的示意图和文字描述,还写了几种不同部位出血时的紧急止血方法,虽然简单,却相当实用。

“去请几位医工过来吧。”

几位医工接到消息时,兴奋至极,顾不得收拾就起身走了。正好秦大夫指点一位女兵如何换药,听了小豆子的传信后,同样是按捺不住,匆匆交代几句就跟着走了。

女兵沉着脸去了姚夜归那里告状:“也不知道那位县主传了什么话,几位医工都跑了,那秦大夫一把年纪了。跑得比年轻人还快。哼,他明明知道是您要我去请教如何换药的,还这么敷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

旁边有人打趣道:“你都去了三次了,还没学会,估计秦大夫是被你吓跑的吧?”

“你!”女兵气得作势要打。

姚夜归开口道:“这点小事别气了。佳明县主从京城来。在这边难免不适应,许是不舒坦才叫了医工。”

“那也不能这么霸道呀。您还受着伤呢。”

姚夜归目光凌厉起来:“刀剑上舔血都过来了,还怕多等上一时半刻吗?你们怎么都这么沉不住气了?”

女兵这才不敢多说了。

几位医工再次见到了甄妙,不由有些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