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温氏抬手理理头发,很平静地道:“要我说,这样也好。你二姐那婆家老太太,是个爱穷讲究规矩的,这几年你二姐和你姐夫感情虽好,可也受了不少磋磨。现在此消彼长,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那老太太也不敢再挑事了。”

甄妙听了,不由跟着点头。

温氏不像大多数贵妇那样,一心盼着夫君出人头地,儿子金榜题名,在这方面,她向来想得开,在甄妙看来,这样其实挺好。

“听说你三表姐生了个哥儿?”

温氏上次过来,见甄妙有些疲惫,这些事就没有问出口。

“是呢,叫福哥儿,如今也有两岁了,虎头虎脑的,我当时要走,抱着我腿死活不撒手呢。”甄妙提起福哥儿,嘴角笑盈盈的,神情越发柔和。

温氏就笑:“瞧你,到底是要做母亲的人了,提起孩子就乐得合不拢嘴。你三表姐,算是苦尽甘来了。”

“娘,你和二舅母都放心好了,我冷眼瞧着,表姐夫对三表姐真心敬爱,婆母半点不插手管家的事儿,是个和善的。”

温氏边笑边点头,话题转回甄妙身上:“你这一胎,要是个哥儿就好了。”

“娘。”甄妙皱皱眉,“无论儿女都是缘分呢,它这么大了,说不定听了外祖母的话,会伤心的。”

温氏翻了个白眼:“你这丫头还真是疼孩子,还在肚子里的小人儿,就知道伤心了?你虽不在乎是男是女,难道世子也不在乎?老夫人也不在乎?”

见温氏说的停不下来,甄妙连连讨饶。

温氏这才不提。看了一眼门口道:“你二伯娘,是个只见得着好,见不得坏的,给她办事,恐怕到最后还要落下埋怨。不过你五妹委实可怜了些,亲事上高不成低不就,太艰难。你便多上些心吧。”

温氏就想起两个月前李氏气呼呼的回来。打听一下,原是去了大姑娘甄宁那里,想求她在今年长公主府举办的梨花会上让甄冰出出风头。结果被拒绝了,气得李氏在府里骂了好几日,蒋氏那几日脸色一直是阴沉的。

“嗯。”

母女二人又闲谈了几句,李氏回来。见甄妙有些乏了,就告辞离去。

罗天珵回府。甄妙就对他提了。

“那我打听一下。”

甄妙迟疑了一下,忍不住开口:“其实,我倒是有个人选,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适。”

“哪个?”罗天珵眯了眯眼睛。

什么时候。他媳妇开始注意别的男人了?

“就是萧将军呀。”

“萧无伤?”罗天珵连连摇头,“不成,他是远威侯府的长子嫡孙。他的亲事,不是那么容易定下的。”

说到这似笑非笑看甄妙一眼:“再者说。他那风流性子你又不是没听说过,真放心把自己堂妹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