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抓周,无非就是那些东西,笔墨纸砚、弓箭、算盘、账册、首饰、玩具、吃食等等,要是女孩,就要加上绣花样、胭脂之类的,无论是平民百姓家,还是富贵人家,总不离这些东西,只是精致和粗糙的区别罢了。

到了祥哥儿和意哥儿这里,就多了印章、绶带等象征权势的物件。

祥哥儿是长子,先被抱到了小毯子上。

他在婴儿中属于身材苗条的,就显得很机灵,撑着个头来回看看,利落的爬到堆满了物件的晬桌上,在众人瞩目下,三翻两翻,就把绶带抓在了手里,顿时响起叫好声。

祥哥儿显然有大将之风,完全不被人们的叫好声干扰,小眼一瞄,又把一册书卷抓了起来。

这下子,赞美声更是不绝于耳。

罗天珵勉强绷着个脸,实则心中已经乐开了花,伸手把祥哥儿抱了起来,递给了一旁的乳娘。

毕竟是长子,将来出人头地是应该的,当然不能高兴的这么明显。

甄静瞧了身边的儿子一眼,心中有些不忿。

平哥儿是王爷的长子,就因为当初没有占上一个“嫡”字,像印章、绶带之物是不允许出现的,若不然,她的平哥儿怎么会比别人差!

眼看着意哥儿又被放到了毯子上,甄静心中一动,把平哥儿揽了过来。

自打赵飞翠有了身孕后,她心中有数,这次十有*是能来的,就有意的训练平哥儿,让他抓着绢花玩。

这时候。训练的效果就体现出来了,平哥儿见了甄静特殊的暗示,早形成了条件反射,伸手就揪下了插在她鬓边的那串石榴绢花,然后甩到了晬桌上,拍着手笑。

这变故,弄得所有人一怔。屋子里顿时静下来。

要知道落到晬桌上的物件。是不能再拿走的,意哥儿是个男娃娃,按理说绢花、胭脂之物不会出现的。可此时,却只得放在那了。

偏偏那串石榴绢花火红一片,在一众物件中,别说孩子了。就是大人都会第一眼见着,众人心情顿时微妙起来。

要是这小公子抓了一朵绢花。那乐子可就大了。

罗天珵脸色微沉,淡淡扫了甄静一眼。

六皇子也来了,他对这些倒是无所谓,嘴角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

自打那年的七夕花会。葡萄架下定了终身,甄静这辈子最紧张的时候早就过去了,此刻接受着众人目光。心中半点不慌乱,斥道:“平哥儿。你这孩子太调皮了!”随后又忙向罗天珵和甄妙赔不是。

平哥儿如今不过一岁多,还不到两岁的娃娃,自是不会有人再多说。

甄妙盯着那朵红艳艳的石榴花,一阵心塞,不由瞪了甄静一眼,可毕竟不能和孩子置气,只得把气咽回了肚子里,露出个笑脸拍了拍意哥儿:“意哥儿乖啊,去抓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