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氏是个有福气的,自然不会有事的!”老夫人坚定地道,心中却有些没底了。

头胎本来就艰难些,又是双生子,说不悬心是假话,可看孙子这模样,要是流露出一丝半点,他恐怕就要冲进去了。

“可是,她怎么还没生出来?都已经过了一夜了。”罗天珵眼中布满血丝,转了头死死盯着门口。

老夫人便宽慰道:“一夜是正常的,有的还要熬上三天三夜呢,你且不要急。”

“好,好,我不急,我不急。”罗天珵一边说,一边像无头的苍蝇来回打转。

老夫人看了叹口气,招来红福低声吩咐道:“去给建安伯府送信,就说大奶奶发作了,还没生下来。”

“是。”

温氏接到消息时,整个人都傻了:“发作了?怎么这么快?”

她猛地站了起来就往外走,建安伯老夫人一叠声道:“温氏,你先等等,把我私库里那支百年老参带上。”

这个时候,温氏也顾不得推让了,见伺候老夫人的大丫鬟阿绸捧了盛放人参的匣子进来,接过来跟着国公府报信的人匆匆往外走。

“三弟妹,这是去哪儿啊,这么急?”

过了月洞门拐弯时,温氏差点和李氏撞上。要是以前,李氏定要冷嘲热讽一般,但现在温氏的地位随着女儿水涨船高,她就不敢占嘴上便宜了。

“妙儿要生了,我过去看看。”温氏顾不得多说,抬脚就走。

“哎,三弟妹,那我随你一起去吧。”李氏忙追上去。还扯了跟在她身后的甄冰一把。

“娘——”甄妙讶然。

李氏睃她一眼:“啰嗦什么,还不快跟上。”

“可是——”甄冰有些犹豫。

她虽然关心四姐的安危,可毕竟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一起过去不大妥当吧?

李氏显然没想这些,见甄冰不动弹,伸手拉了一把:“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走!”

温氏见状并没有多想。三人坐上马车行了半个多时辰。就到了镇国公府。

“老夫人,世子爷,大奶奶的情况恐怕不大好。要是……是保孩子,还是保大人?”

温氏一脚跨进院门口,就听到这么一句话,腿一软就往下栽去。

罗天珵听了这句话。只觉心脏被一只手握住了,握的他喘不过气来。仿佛下一刻就会爆裂开。

他狠狠吸了口气,才找回了身体的支配权,一把推开出来问话的婆子,大步向里走去。

”世子爷。您可不能进去,产房是污秽之地——”几个婆子见状吓白了脸,忙上来拦他。

罗天珵面如寒冰。满身的戾气似乎凝为了实质,令人胆战心惊。

“滚开!”他冷喝了一声。

“大郎。”老夫人开了口。

罗天珵转身。没等老夫人继续说下去,就道:“祖母,孙儿非进去不可,我要亲眼看着皎皎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