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很快就入了冬,恰赶上安郡王妃的生辰,甄妙捏着鎏金的请帖叹了口气。

大冷的天,好想留在家里吃锅子啊,谁想出门赴宴,宴席上那些山珍海味卖相不错,入口都是冷的,哪如在家里,把那白白嫩嫩的豆腐切成片,在沸腾的锅子里一滚,沾上调好的酱汁吃了,从里到外都是熨帖的。

“两个孩子就留在家里吧,天冷。”罗天珵有公务在身,临出门前叮嘱道。

“晓得了。”

罗天珵凝视着甄妙白净的脸庞,心中叹口气,抬手替她把垂落下来的发丝抿到耳后,眼中闪过担忧。

“怎么了?”二人相处的久了,有什么心事变化总能察觉一二。

罗天珵没有回答她的话,拍了拍手,进来一个低眉顺眼的丫鬟。

甄妙诧异看了他一眼。

“她叫瑶红,这次赴宴,就让她和青黛一起陪你去。”

“拜见大奶奶。”瑶红规规矩矩行了礼,面容寻常,连声音都毫无特色。

“不必多礼了。”甄妙心中疑惑,摆手让她退下,望着罗天珵,“世子,是不是有什么事?”

罗天珵拉着甄妙一起坐下,才道:“你还记得芦花棉袄的事么?”

甄妙点点头。

“当初定性的是户部贪腐窝案,回京后,我顺着查了查,近来又得了些线索,似乎有安郡王的手笔。”

“安郡王?”甄妙诧异挑挑眉,恨恨道,“那个老纨绔,莫非是吃喝玩乐把钱糟蹋光了,开始祸害军队了?”

罗天珵想了想。把真正的想法对甄妙说了:“怕只怕,他还有别的心思。”

“别的心思?”甄妙怔了怔,明白过来,觉得这信息量略大,她有点承受不住。

“就他那个样子?”

罗天珵叹息:“是啊,就他那个样子。”

当所有人一想起安郡王就是那个样子时,这人若不是名符其实。就是心不是一般的大。

他原本也疑心不到安郡王头上的。可芦花棉袄一事,在前世是没有发生过的,他左思右想。这其中定有蹊跷。

事情和前世不一样了,而事情都是人来推动的,他莫名就想到了原本早该不在人世的安郡王。

或者说,因为君浩提前来京。安郡王早就进入了他关注的视野内,然后在特定的时候。自然浮出水面。

一旦有了目标,哪怕这人平日再谨慎,总会有蛛丝马迹。

“你去了露个脸,就找个借口回来。我怕这一回要生事端。”

“好。”甄妙站了起来,“时候不早了,你快去吧。不用太担心我,我应付的过来。”

她取了大氅给他披上。罗天珵边系带子边道:“放心,总是能保你安全的。”

等他出门后,甄妙转去暖阁。

“娘。”祥哥儿一见甄妙来了,摇摇晃晃走了过来,伸手要她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