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不多时,清脆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响彻了屋子。

镇国公老夫人长长松了口气,温氏更是激动的走到门口,恨不得把房门推开冲进去。

门开了,一个婆子出来,怀中抱着裹着大红刻丝襁褓的婴儿,露出满脸的笑:“恭喜老夫人,是个哥儿。”

老夫人凑上去看了一眼,按理说双生子都会小一些,瘦弱一些,可这孩子小脸蛋却肥嘟嘟的,虽说皮肤皱巴巴的,还闭着眼睛,瞧着还是耐人极了。

“谢天谢地!”老夫人露出个笑容。

孩子被婆子立刻抱进了旁边的隔间,那里早就候着几位奶娘。

可这时,产房里传来惊呼声:“哥儿怎么不哭啊?”

“不好,哥儿没气了!”

老夫人脸色惨白,温氏再也忍不住,直接冲了进去。

“快传太医!”老夫人反应过来,厉声道。

早就候着的徐院使急匆匆进去,一见婴儿的模样,立刻拿出早准备好的金针,在人中和十宣两处迅速刺入,一边轻弹孩子足跟,一边抚着他的后背。

微弱的哭声传来,满屋子人大大松了口气。

在听到孩子的哭声响起时,甄妙心中骤然一松,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陷入了黑暗。

罗天珵忽然抬了头,紧握着甄妙的手喊了一声:“皎皎?”

他伸出手,颤抖的送到甄妙鼻端,千军万马中面不改色的青年将军,这一刻竟一下子跌坐在地,痛苦排山倒海般卷来,一起往喉咙里冲去。反而发不出一个音来,只有没有一丝血色的唇不停颤抖着。

医婆胆战心惊的上前查看,然后惊叫出声:“不好了,县主没气了!”

咣当一声响,温氏再也支撑不住,直挺挺倒了下去。

徐院使立刻上前,拿出金针迅速插入甄妙几处穴道。

罗天珵直勾勾盯着徐院使的动作。眼睛都不敢眨。恨不得时间就此停下来,生怕下一刻徐院使就直起身来,对他摇头说上一声节哀顺变。

他现在就像将要离弦的箭。紧绷到极致的弹簧,不知道松了那个控制后,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直到这一刻,他才深刻意识到。任他位高权重,意气风发。在生死面前,他和一个最懦弱,最无能的人相比,并没有任何区别!

“大人——”徐院使见罗天珵没有反应。又试探的喊了一声。

罗天珵猛然回神,望着徐院使,却不敢问出口。

“佳明县主刚刚是闭过气去了。现在已经有了呼吸,只是这次生产。佳明县主元气耗损极大,接下来一段时日,定要小心将养着,否则怕引起产后血崩。”

听说甄妙没有死,罗天珵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语无伦次地道:“都听太医的!”

他半跪在床榻前,一声声喊着甄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