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君浩目光越过人群,遥望着一个方向。

“君大家,君大家——”不知哪个先喊了起来,随后就有很多人跟着呼喊,这其中,女子竟占了绝大多数,场面一时有些失控。

监斩官一看情况不大妙,忙喊道:“时辰到——”

这时有声音传来:“等一等!”

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子策马而来,人群自动分开,到了近前翻身而下,跑了过来。

衙役忙把人拦住,青衣女子怒喝一声:“大胆,我是方柔公主身边的女官,奉了公主的命令来为君大家送行的。”

衙役们面面相觑,见青衣女子拿出令牌,扭头看向监斩官。

监斩官开口道:“请抓紧时间。”

青衣女子越过衙役走到了君浩身旁,扬声道:“君先生,我们公主谢过您的相救之恩,让奴婢带来了好酒给您。”

她半跪下来,素手斟酒,递了过去,快速而低声道:“君先生,这酒能令人七窍流血造成假死之相,保住您的全身,后面的事自有人安排的。”

君浩怔了怔,接过酒却放到一旁,微笑道:“姑娘,可有琴箫?”

青衣女子一愣。

君浩自嘲一笑:“是我痴了,谁会时常把琴箫带在身边呢。”

他伸手一指:“若是可以,姑娘能否把那冬青叶为我采一片来。”

青衣女子迟疑一下,采了数片冬青叶递给君浩。

冬青叶上还挂着雪花,君浩选了一片轻轻拂拭,触手冰凉。

他生来就是能吸引人目光的人物,一举一动自成风景。引得无数人注视。

他却浑然不觉,把冬青叶放在唇边,徐徐吹奏起来。

那是一首“有所思”

他一边吹奏,一边遥望着一个方向,直到曲子已毕,众人犹在如痴如醉中,他却轻笑一声。终究是失望的垂了眼帘。

青衣女子如梦初醒。警觉时间已经不多了,有几分紧张地道:“君先生,您该喝酒了。”

君浩淡淡一笑:“离别酒已经饮过。不必再喝了。”

“君先生,您——”青衣女子大急。

她明面上是奉了方柔公主的命令来送行,实则是太后吩咐她走这一遭的,为的就是保住君先生的命。她虽不懂主子的意思,却也知道。事情没办好,回去定会挨罚的。

原以为十拿九稳的事,谁知道这世上还真有慨然赴死的人!

“君先生,时间已经不多了!”她不敢说的太明白。只得隐晦提醒。

君浩却只望着一处,再不理会。

酒意上涌,他只觉眼底发热。朦胧中有个再熟悉不过的女子望过来,清脆娇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呢。”

这时候监斩官高喊道:“把闲杂人等请出场外。”

青衣女子铁青着脸退了出去,就听一声“时辰到,行刑!”传来,眨眼间就是数十颗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