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镇国公世子一双儿子的洗三礼,办得格外热闹,从一大早起,门前人马如龙,络绎不绝,来的都是朝中位高权重的人物和皇亲贵胄。

前边的热闹暂且不提,花厅这边,自打甄妙带着孩子一出现,就成了女眷中的焦点。

“啧啧,人家都说一举得男是福气,依我看,佳明县主的福气实在是大,一下子就得了一对儿子,真是让我们眼热呢!”说话的是太常寺孟少卿的夫人。

李氏瞧着,冷哼了一声。

先前她有意把冰儿说给孟少卿之子,这孟夫人可是摆了好些日子的谱儿,到最后才发觉,那不过是个记在嫡母名下的妾生子,实在是欺人太甚!

不是跟她摆谱么,怎么今日跟个哈巴狗似的,恨不得舔妙丫头的脚趾头了?

“哎呀,这两个孩子长得可真好,一看将来就是英武不凡的。”孟夫人很快被别人挤到了一旁,那些平日或清高或傲慢的贵妇,此刻俱是笑盈盈的称赞着两个娃娃。

李氏再次冷哼。

两个眉眼还没长开,像猴子似的娃娃,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来英武不凡的?

她心里泛着酸气,不自觉捏紧了帕子。

“哎呀。”这时,一声低呼传来,随后人群哄笑起来,原来是祥哥儿尿了,不小心溅到了出自永嘉侯府的孙媳杨张氏身上。

两个孩子已经有了小名,大的取了吉祥的祥哥儿,小的取了如意的意哥儿,寓意好又朴实,一听就是好养活的。而杨张氏就是张朝华。曾经卷入真假太孙的秘辛被太后斥责了,在侯府好一段时间都没脸儿。

“实在是抱歉,来人,带世孙夫人去换衣裳。”甄妙吩咐道。

张朝华在闺中时就看不惯甄妙,此时一脸笑容,不知道的还以为二人是手帕交。

“县主太客气了,我这是沾了福气呢。”

就有旁人笑道:“可不是呢。世孙夫人。你沾了这童子尿,回头若是有了,可要备上厚礼来谢过佳明县主呢。”

张朝华笑得有些勉强。

她也嫁到永嘉侯府几年了。无子已经成了一块心病,再加上当初被太后斥责的事,还有她的祖父,受芦花棉袄一案的波及失了帝宠。她在侯府的日子就格外艰难,这才腆着脸讨甄妙的欢喜。

想到这里。张朝华心中一动。要说起来,甄四和她情况差不多,也是嫁过来数年才得子,莫非是有什么法子?

张朝华脸上的笑容真诚了许多:“可不是呢。佳明县主是个有福气的,我这说不准沾了些走,要真的有了。定要重谢的。”

她心中寻思,回头找个机会和甄四私下见一面。请教一下可有什么秘方。

甄妙微笑着听着贵妇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奉承,面色还有几分苍白,悄悄拿着帕子拭去手心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