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嬷嬷还是不想说?”

沈嬷嬷冷哼一声:“世子胆大包天,还是想想之后该如何向太后交代吧。”

罗天珵呵呵笑了:“嬷嬷就爱开玩笑,我把嬷嬷请来,太后又怎么会知道呢?难道我会告诉她?”

他露出一种“难道我傻”的眼神,把沈嬷嬷气个半死,咬了牙道:“罗世子死心吧,我没有什么要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罗天珵来回踱了几步,不紧不慢道:“沈嬷嬷是北河大安人,天光十五年进的宫,您父亲虽不在了,母亲却是长寿的,不久前才过了八十大寿,当时儿孙满堂的场面,可是被村人津津乐道了许久。”

沈嬷嬷勃然变色:“罗世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天珵随意坐下来,笑道:“我是什么意思,这主要看嬷嬷是什么意思了。”

“你敢!”

罗天珵点头:“嬷嬷说的不错,我真的敢。厉王造反,太子逼宫,如今又轮到安郡王谋逆,还有前废太子时不时也要找点存在感,嬷嬷这一失踪,呵呵,背黑锅的太多,我一时还有些犹豫不决呢。”

他说着,看沈嬷嬷一眼:“我知道,到了嬷嬷如今的地位,除了不是主子,该有的尊荣都享受过了,说不定因为秘密太多,还懒得活了。就是不知道您家里那几十号人,是不是也这么想了。”

沈嬷嬷这才真正的怕起来。

确实,她跟着太后几十年,什么风雨没经历过,什么丑恶没看到甚至参与过,到了这个年纪。还真没什么好怕的了,可她的家人怎么办?

她家原是地地道道的农户,在村子上佃了地主家的田地过活,那一年大旱,家里实在过不去,把她卖进了宫里。后来她风光了,也曾关照家里。家中渐渐有了起色。如今已成了村中日子最好过的一户了。

前不久,蒙太后恩典,她才回了家庆贺母亲八十大寿。还抱了刚出生不久的侄孙。

沈嬷嬷抬眼,瞪着那个笑起来格外俊美的男子。

罗天珵轻笑道:“再者说,嬷嬷这一生颇为精彩,能陪着一个小小女官出身的主子一路登上太后的位置。也算传奇了,就真的要带着满腹的故事闭眼。不说给我这好奇的晚辈听听?”

太后曾是一位嫔妃身边的女官,偶然入了先帝的眼,一举有了龙种,虽没有多少宠。却胜在能生,一步步爬到了现在的位置,不知让多少后宫女子撕碎了帕子。

沈嬷嬷心里松动了。

她不怕死。可她有家人在,只能妥协。

“让我考虑一下吧。”沈嬷嬷整个人都颓丧起来。有气无力地道。

“哦。”罗天珵双腿交叠而坐,笑眯眯地道,“那嬷嬷好好考虑吧。”

沈嬷嬷眼睛都瞪大了。

这是什么意思,他就在这里等?难道不是该给她三日时间考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