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皇上,臣妾没有……”甄静花容惨淡,她想不通,为什么一和甄四对上,皇上那颗心就全偏了过去。

辰庆帝不耐烦地扫了甄静一眼,道:“从即日起,贵妃就在重华宫闭门思过,什么时候懂规矩了,什么时候再出门!”

“皇上!”甄静全身力气被抽干,瘫软在地。

辰庆帝不看她一眼,对甄妙道:“佳明,你随朕来。”

二人来到长廊上,辰庆帝停住脚步,看向甄妙。

“佳明,今日……是朕失态了,以后不会了。”

见甄妙面上冷冷清清,自嘲一笑:“总之,以后朕还是你的皇兄。时候不早,你去歇息吧,明日一早就送你回去。”

“多谢皇上了。”甄妙垂下了眼帘,规规矩矩的行礼。

辰庆帝轻叹一声,没有回头,大步离去,身影渐渐消失在朦胧夜色中。

甄妙这才起身抬头,望了他离去的方向一眼,心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若是能止乎礼,太妃又怎么会走了绝路?

她这样一想,心里就不剩半点怜惜了,对辰庆帝只想敬而远之。

她的幸福太小太平凡,天子的权利太大太任性,轻而易举就能毁了她小心经营的一切。

对这样的人,希望能离她的生活有多远滚多远。

这一晚,不知多少人辗转难眠,心情无法平静。

甄妙起了床,见眼下一片青影,让那伺候的宫女煮了鸡蛋,剥了壳,在眼下滚了又滚。又拿脂粉遮了遮,收拾妥当了,也没和甄静告别,直接去了太后那里,正巧赵飞翠也在,便一起拜别,总算出了宫。

上轿前。甄妙回眸。瞥了一眼金瓦朱墙的皇宫,阳光下那光辉璀璨的景象却似凶兽的大口,人落进去。就会尸骨无存。

她打了个寒颤,抬头望天。

此时天光正好,澄碧如洗,白云似絮。甄妙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催促着轿夫加快了脚步。往镇国公府去了。

回了府,甄妙先去了怡安堂。

镇国公老夫人明显衰老了,所幸精神还是不错的,端详了甄妙几眼。松了口气,慈爱笑道:“大郎媳妇,昨日宫里派人传话。说你不舒坦,在那歇下了。我还吓了一跳,现在看来,脸色有些不大好。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老太妃也算寿终正寝,祖母说句不该说的,在深宫里能有这个结局,也算难得了。”

“让祖母担心,都是孙媳的不对。”甄妙心生惭愧,又为甄太妃心疼,只可惜那番因由,却不能对任何人说了。

老夫人拉起她,笑道:“怎么还多礼了,能早点回来就好。祥哥儿和意哥儿不见你,可是吵了一晚上呢。”

甄妙一听,就有些坐不住了。

老夫人见了就笑:“两个哥儿离不得你,也是你当初亲自奶他们的缘故,没见过你这样疼孩子的。他们昨晚闹得厉害,就在我这睡下了,红福,带大奶奶过去。”